澳门威尼娱乐网址2014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大力扶持龙头企业

据新华社信息北京8月23日电当人们把沙尘暴源头的名称冠在阿拉善时,有多少人知道,其实阿拉善人民已经将自己的治沙活动,上升到了资源化开发的全新阶段,即将沙漠的开发和经营贯穿于自己对沙漠治理的全过程。记者通过采访发现,他们的这一全新治沙活动,亟需国家的政策、资金、技术扶持,亟需经济发达地区的理解与多方面的支持。阿拉善盟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部,国土面积27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不到20万,是内蒙古自治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盟。在其境内,腾格里、乌兰布和及巴丹吉林三大沙漠横贯境内,与另三分之一的戈壁包围着剩余的三分之一绿洲和耕地,成为阿盟人民脱贫致富的最大障碍。为突破这一障碍,阿拉善人民很早就开始了开发型的治沙探索。上世纪80年代,钱学森提出沙产业、草产业的理论后,立即引起了阿拉善人民的浓厚兴趣,并进行了积极的实践活动。经过20多年的实践,阿拉善的沙产业已初具规模。据阿拉善左旗沙产业研究所所长俞发正介绍,该旗在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探索中,已经初步形成了8大沙产业,为资源化开发沙漠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沙漠农业。在水资源丰富、土壤肥沃的10大农业灌区开发了28万亩耕地,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沙漠绿洲农业景观。生产的小麦、玉米、牧草、油葵、瓜类、豆类等农产品,因沙漠地区独特的光热条件和沙漠环境而品质优良。--草原畜牧业。在沙漠湖泊以及荒漠半荒漠草原的草场上共放养大小牲畜140万头,出产的绒毛、皮肉等畜产品,品质优良,享誉国内外。--沙漠林果业。在三大沙漠腹地和10大农业灌区,营造了200万亩飞播林地和近25万亩的人工林地,在为人类提供防沙固沙屏障的同时,还为人们提供了多种品质优良的水果。--沙生药用植物开发业。围绕沙漠天然野生中药材肉苁蓉、甘草、锁阳、麻黄、苦豆子等资源的开发,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尝试,已开发出苁蓉酒、苁蓉养生液、锁阳不老酒、苦生碱等初级产品,并在人工栽培技术上开展了相关的攻关研究,目前正致力于向精深加工和产业化方向迈进。--沙漠盐湖农业。利用盐湖生态环境及光照资源,进行生物商品生产的探索,目前已经掌握了养殖盐藻、螺旋藻和卤虫等生物的技术,生产出了盐藻粉、天然胡萝卜素、卤中心干片等产品,现正拟扩大规模,开拓市场,逐步发展成为高新技术产业。--风能太阳能资源开发。到目前,阿拉善盟已累计推广应用户用型风能太阳能发电系统9000多台,80%以上的无电农牧户用上了新能源供电系统,除解决照明、收听收看广播电视等生活问题外,还部分解决了提水灌溉等生产的能源问题。--沙漠旅游业。通过系列策划,逐步引发了沙漠观光、沙漠探险旅游的兴起,已建成月亮湖、天鹅湖等沙漠观光、探险旅游景点,接待了众多的旅游观光者,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旅游门类。目前,我国乃至世界第一个国家级的沙漠地质公园正在申报过程中。--沙漠野生食用植物驯化栽培及开发利用。梭梭和肉苁蓉的人工栽培已形成规模,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技术手册,沙葱等沙漠生食用植物的人工栽培技术也日渐成熟,并能反季节供应市场。阿拉善盟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积极探索,无论是对于我国还是世界开展荒漠化的治理,对缓解我国因经济发展而带来的土地资源紧张,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是世界上沙漠面积较大、分布较广、沙漠化危害较严重的国家之一,沙漠和戈壁加起来,在上世纪80年代即达到了近16亿亩,和农田的面积一样大。全国第二次荒漠化监测结果更显示,我国沙化土地的面积达到了174.31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18.2%,已经超过全国耕地面积的总和。全国有262.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荒漠化,已接近国土面积的30%,影响10个省4亿人民的生产和生活。全国每年因荒漠化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540亿元,即每天损失1.5亿元,间接经济损失1700亿元。沙化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以及人民生产、生活、生存的重大危害。而在全球,则有占陆地面积四分之一的荒漠,有六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荒漠沙区。荒漠化已经成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一大公敌。如果阿拉善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探索取得了有效进展,不只是对中国,而且是对全人类的一大贡献。但是,阿拉善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积极治沙行动,却遭遇到了两道无法逾越的障碍:一是科研力量薄弱,科研和技术严重滞后。按照钱学森的沙产业理论,沙产业是农业型知识密集型产业的一部分,并将成为21世纪中国的第六次革命。因此,科技的支撑在这一新型产业的发展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作为经济文化均相对落后的阿拉善,无论是在科技人才,还是在科技手段上,均与发展沙产业对科技工作的要求相距甚远。尤其是科研经费的匮乏、试验设备的落后、掌握高新技术科研人员的奇缺,更使该盟的沙产业发展能获取的科技支撑十分有限,并成为沙产业进一步发展的一大制约瓶颈。二是地方财力有限,投入严重不足。一方面,作为经济相对落后
的阿拉善,地方政府的财力物力都十分有限,无法对具有良好发展前景,且对改变生态环境具有重要作用的沙产业以足够的支持;从事沙产业开发的企业,则由于产品以初级产品为主,产品的附加值、规模及市场开拓能力都处于较低水平,因而经济效益相对也较低,加之企业筹措资金的能力和渠道有限,短期内亦无力拿出大量资金用于沙产业的科研投入和项目的扩建改造。另一方面,沙产业的发展要与植树造林相结合,因而在阿拉善这类典型的地广人稀的地区,采取飞播造林显然是最为有效的手段。据阿拉善有关部门统计,在该盟进行飞播造林的费用大约为50元/亩,需要飞播造林的总面积达600万亩,总费用达到3亿元。到目前止,该盟仅飞播造林207万亩,剩下的近400万亩还需要投入资金近2亿元。这对于经济相对落后的阿拉善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现在,该盟每年飞播造林10万亩,国家只按43元/亩进行投资,剩下的每亩7元要地方进行匹配,即每年需飞播造林匹配资金70万元。这笔钱对于京津等经济发达地区来说,可能只相当于几个人甚至1个人的年薪,而对于阿拉善地区来说,则意味着即使是刚出生的婴儿,也要承担每年近4元的财政负担。因此,阿拉善人呼吁,国家及经济发达地区应对阿拉善的积极治沙行动给予多方面的扶持与支持:一是国家应出台具体的扶持政策。在阿拉善人民进行资源化开发沙漠的过程中,国家应在财政、税收、投资融资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加大对沙产业发展的投资力度,并对从事沙产业开发的企业给予税收、融资等优惠政策,让其享受高新技术产业的相关政策,助其快速发展壮大,以发挥其在资源化开发沙漠进程中带动作用。在飞播造林过程中,国家应尽量减少地方政府的资金匹配比例,加大国家投入的力度,提高飞播造林的速度。二是在进行资金输血的同时,加大对其技术输血。国家应尽快整合沙产业研究力量,组织有关专家进入阿拉善地区,帮助他们深入开展相关的技术研究,提升产业档次,改变其以初级产品为主的生产格局,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和赢利能力,为进一步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积累经验和资金。三是经济发达地区应充分发挥自己的资金、人才、技术等优势,对阿拉善地区进行对口支援。阿拉善地区治沙成功后,获利的决不仅是该地区,以京津为核心的华北经济发达地区,可能就会远离沙尘暴的困扰。从这一角度出发,经济发达地区不仅应该,而且有能力对阿拉善地区的资源化开发沙漠行动,进行资金、人才、技术等方面支持。只要采取合适的方式,甚至还可以在支持中,为经济发达区的进一步发展获取意外的资源。

据新华社信息北京8月23日电(于德福)当人们把沙尘暴源头的名称冠在阿拉善时,有多少人知道,其实阿拉善人民已经将自己的治沙活动,上升到了资源化开发的全新阶段,即将沙漠的开发和经营贯穿于自己对沙漠治理的全过程。记者通过采访发现,他们的这一全新治沙活动,亟需国家的政策、资金、技术扶持,亟需经济发达地区的理解与多方面的支持。阿拉善盟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部,国土面积27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不到20万,是内蒙古自治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盟。在其境内,腾格里、乌兰布和及巴丹吉林三大沙漠横贯境内,与另三分之一的戈壁包围着剩余的三分之一绿洲和耕地,成为阿盟人民脱贫致富的最大障碍。为突破这一障碍,阿拉善人民很早就开始了开发型的治沙探索。上世纪80年代,钱学森提出沙产业、草产业的理论后,立即引起了阿拉善人民的浓厚兴趣,并进行了积极的实践活动。经过20多年的实践,阿拉善的沙产业已初具规模。据阿拉善左旗沙产业研究所所长俞发正介绍,该旗在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探索中,已经初步形成了8大沙产业,为资源化开发沙漠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沙漠农业。在水资源丰富、土壤肥沃的10大农业灌区开发了28万亩耕地,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沙漠绿洲农业景观。生产的小麦、玉米、牧草、油葵、瓜类、豆类等农产品,因沙漠地区独特的光热条件和沙漠环境而品质优良。--草原畜牧业。在沙漠湖泊以及荒漠半荒漠草原的草场上共放养大小牲畜140万头(只、峰),出产的绒毛、皮肉等畜产品,品质优良,享誉国内外。--沙漠林果业。在三大沙漠腹地和10大农业灌区,营造了200万亩飞播林地和近25万亩的人工林地,在为人类提供防沙固沙屏障的同时,还为人们提供了多种品质优良的水果。--沙生药用植物开发业。围绕沙漠天然野生中药材肉苁蓉、甘草、锁阳、麻黄、苦豆子等资源的开发,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尝试,已开发出苁蓉酒、苁蓉养生液、锁阳不老酒、苦生碱等初级产品,并在人工栽培技术上开展了相关的攻关研究,目前正致力于向精深加工和产业化方向迈进。--沙漠盐湖农业。利用盐湖生态环境及光照资源,进行生物商品生产的探索,目前已经掌握了养殖盐藻、螺旋藻和卤虫等生物的技术,生产出了盐藻粉、天然胡萝卜素、卤中心干片(粉)等产品,现正拟扩大规模,开拓市场,逐步发展成为高新技术产业。--风能太阳能资源开发。到目前,阿拉善盟已累计推广应用户用型风能太阳能发电系统9000多台(套),80%以上的无电农牧户用上了新能源供电系统,除解决照明、收听收看广播电视等生活问题外,还部分解决了提水灌溉等生产的能源问题。--沙漠旅游业。通过系列策划,逐步引发了沙漠观光、沙漠探险旅游的兴起,已建成月亮湖、天鹅湖等沙漠观光、探险旅游景点,接待了众多的旅游观光者,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旅游门类。目前,我国乃至世界第一个国家级的沙漠地质公园正在申报过程中。--沙漠野生食用植物驯化栽培及开发利用。梭梭和肉苁蓉的人工栽培已形成规模,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技术手册,沙葱等沙漠生食用植物的人工栽培技术也日渐成熟,并能反季节供应市场。阿拉善盟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积极探索,无论是对于我国还是世界开展荒漠化的治理,对缓解我国因经济发展而带来的土地资源紧张,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是世界上沙漠面积较大、分布较广、沙漠化危害较严重的国家之一,沙漠和戈壁加起来,在上世纪80年代即达到了近16亿亩,和农田的面积一样大。全国第二次荒漠化监测结果更显示,我国沙化土地的面积达到了174.31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18.2%,已经超过全国耕地面积的总和。全国有262.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荒漠化,已接近国土面积的30%,影响10个省(区)4亿人民的生产和生活。全国每年因荒漠化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540亿元,即每天损失1.5亿元,间接经济损失1700亿元。沙化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以及人民生产、生活、生存的重大危害。而在全球,则有占陆地面积四分之一的荒漠,有六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荒漠沙区。荒漠化已经成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一大公敌。如果阿拉善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探索取得了有效进展,不只是对中国,而且是对全人类的一大贡献。但是,阿拉善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的积极治沙行动,却遭遇到了两道无法逾越的障碍:一是科研力量薄弱,科研和技术严重滞后。按照钱学森的沙产业理论,沙产业是农业型知识密集型产业的一部分,并将成为21世纪中国的第六次革命。因此,科技的支撑在这一新型产业的发展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作为经济文化均相对落后的阿拉善,无论是在科技人才,还是在科技手段上,均与发展沙产业对科技工作的要求相距甚远。尤其是科研经费的匮乏、试验设备的落后、掌握高新技术科研人员的奇缺,更使该盟的沙产业发展能获取的科技支撑十分有限,并成为沙产业进一步发展的一大制约瓶颈。二是地方财力有限,投入严重不足。一方面,作为经济相对落后
的阿拉善,地方政府的财力物力都十分有限,无法对具有良好发展前景,且对改变生态环境具有重要作用的沙产业以足够的支持;从事沙产业开发的企业,则由于产品以初级产品为主,产品的附加值、规模及市场开拓能力都处于较低水平,因而经济效益相对也较低,加之企业筹措资金的能力和渠道有限,短期内亦无力拿出大量资金用于沙产业的科研投入和项目的扩建改造。另一方面,沙产业的发展要与植树造林相结合,因而在阿拉善这类典型的地广人稀的地区,采取飞播造林显然是最为有效的手段。据阿拉善有关部门统计,在该盟进行飞播造林的费用大约为50元/亩,需要飞播造林的总面积达600万亩,总费用达到3亿元。到目前止,该盟仅飞播造林207万亩,剩下的近400万亩还需要投入资金近2亿元。这对于经济相对落后的阿拉善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现在,该盟每年飞播造林10万亩,国家只按43元/亩进行投资,剩下的每亩7元要地方进行匹配,即每年需飞播造林匹配资金70万元。这笔钱对于京津等经济发达地区来说,可能只相当于几个人甚至1个人的年薪,而对于阿拉善地区来说,则意味着即使是刚出生的婴儿,也要承担每年近4元的财政负担。因此,阿拉善人呼吁,国家及经济发达地区应对阿拉善的积极治沙行动给予多方面的扶持与支持:一是国家应出台具体的扶持政策。在阿拉善人民进行资源化开发沙漠的过程中,国家应在财政、税收、投资融资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加大对沙产业发展的投资力度,并对从事沙产业开发的企业给予税收、融资等优惠政策,让其享受高新技术产业的相关政策,助其快速发展壮大,以发挥其在资源化开发沙漠进程中带动作用。在飞播造林过程中,国家应尽量减少地方政府的资金匹配比例,加大国家投入的力度,提高飞播造林的速度。二是在进行资金输血的同时,加大对其技术输血。国家应尽快整合沙产业研究力量,组织有关专家进入阿拉善地区,帮助他们深入开展相关的技术研究,提升产业档次,改变其以初级产品为主的生产格局,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和赢利能力,为进一步对沙漠进行资源化开发积累经验和资金。三是经济发达地区应充分发挥自己的资金、人才、技术等优势,对阿拉善地区进行对口支援。阿拉善地区治沙成功后,获利的决不仅是该地区,以京津为核心的华北经济发达地区,可能就会远离沙尘暴的困扰。从这一角度出发,经济发达地区不仅应该,而且有能力对阿拉善地区的资源化开发沙漠行动,进行资金、人才、技术等方面支持。只要采取合适的方式,甚至还可以在支持中,为经济发达区的进一步发展获取意外的资源。

在糖价持续下跌的形势下,政府、企业和广大蔗农都在努力突围。然而,当前糖价主要受种植成本过高和国际市场影响,要解决目前国内制糖业的困境不能完全依靠制糖企业和蔗农自身,必须借助政府的调控手段方能实现。目前,广西正在推广甘蔗种植规模化和机械化,建设高产高糖蔗,但这不是一下子就能实现的。甘蔗生产的水利设施建设,节水灌溉技术的应用推广,甘蔗良种良法种植技术试验及其推广,土地资源优化整合,甘蔗种植、收获机械化应用推广,生产过程自动化控制技术应用,清洁生产技术进步,制糖综合利用生产技术研发及其成果产业化等,这些都是目前糖业突破困境、持续发展的一些重要措施,但这些措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单靠企业和蔗农的努力是很难实现有效的突破。这些年国家各部门也对糖业给予一定的扶持,但基本都是各干各的,存在着投资重复、技术资源不能共享、效率低等问题。因此,我们呼吁国家能针对目前糖业急需解决的共性问题,出台政策,并加大政策扶持的力度。首先要切实整顿原糖加工生产能力的无序膨胀,对违规建设的原糖加工项目进行责任追查与整顿,取消违规建设的原糖加工企业进口许可证,通过加强管理,维护食糖进口的正常秩序。其次要完善和改进食糖进口配额发放规则。最近十几年来,国外主要食糖生产国原料的生产基本没有变化,但我国主产区的原料成本却大幅度提高,国际国内食糖价格差距扩大,从而导致近几年食糖走私严重,配额外食糖大量进口。配额发放应当全部进行市场公开招标,中标的只能得到社会平均利润,使配额内低关税的红利进入国库。第三要尽快实行糖料的目标价格管理。平时企业按照市场价格和挂钩联动的机制支付农民相应的原料价格。当原料价格低于国家制定的目标价格时,由国家对种植者进行直接的补贴,切实保护糖农和制糖企业的利益。这样做一是保护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保证食糖市场的供应安全;二是可以用相对低的市场价格抵御进口糖的冲击。第四是要尽快制定糖业法规,使糖业生产、管理、销售在法律框架内健康、有序的进行。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
农光

2014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共安排中央财政资金12.8亿元,扶持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和“一县一特”产业发展试点项目265个。其中,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试点项目108个,中央财政资金6.68亿元;“一县一特”产业发展试点项目157个,中央财政资金6.12亿元。重点扶持了种植养殖基地、农副产品加工、产地批发市场以及储藏保鲜等项目建设。通过两类试点项目的建设,积极探索农民合作社或农民持股龙头企业的有效途径,有效推动农业产业化发展,促进现代农业发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建设。

2014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大力扶持龙头企业

带动产业发展和“一县一特”产业发展

2014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共安排中央财政资金12.8亿元,扶持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和“一县一特”产业发展试点项目265个。其中,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试点项目108个,中央财政资金6.68亿元;“一县一特”产业发展试点项目157个,中央财政资金6.12亿元。

重点扶持了种植养殖基地、农副产品加工、产地批发市场以及储藏保鲜等项目建设。通过两类试点项目的建设,积极探索农民合作社或农民持股龙头企业的有效途径,有效推动农业产业化发展,促进现代农业发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