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江门市大鳌镇“一只虾”带动全镇万人就业一年总产值达4亿

图片 5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文/阿吉

大鳌镇凭借河网交错、土壤肥沃的优势,成为江门最主要的水产养殖基地,且是全省南美白对虾标准化示范区。据了解,该镇目前已形成产业规模,从种苗培育、养殖管理等各项工序分工明确,有些工序还形成“专业队”。全镇人口3.28万,养虾行业带动一万多人就业,年总产值约4亿元。
上周,江门市海洋渔业局带队到新会大鳌镇调研。对于调研的干部来说,这个岛上小镇一点不陌生。大鳌镇是西江下游磨刀门水道冲积而成的江心岛,享有“新会粮仓”和“鱼米之乡”的美誉。凭借着河网交错、土壤肥沃的得天独厚优势,这里成为了江门最主要的水产养殖基地,且是全省南美白对虾标准化示范区。大鳌镇“一只虾”带动全镇致富的传奇故事就此展开。据了解,该镇养殖南美白对虾兴起于本世纪初,经过近15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一定的产业规模,从种苗培育、养殖管理、饲料鱼药供销、收购捕捞等各项工序分工明确,有些工序还形成“专业队”。全镇人口3.28万,养虾行业带动一万多人就业,年总产值约4亿元,促进村委会集体经济收入,也富了岛上村民,养虾专业户很多都盖了别墅,当地人俗称“虾楼”。
个体养殖带动养虾产业链形成
作为江门市水产养殖的重点镇,“开发一个品种、深化一门科学、形成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群众”的产业发展思路是大鳌镇指导渔业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化经营的方略。而目前这主要的“一个品种”是南美白对虾。
“这里没有大企业,都是农民个体养殖,小户养虾一年纯收入约十多万元,大户达百万元。”江门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林创介绍,目前很多地方都提倡通过大公司、大企业进行水产养殖,虽然大企业在规模化、产业化、标准化养殖方面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然而大公司承包农村土地经营水产养殖一般时间很长,租金且较低,对实现公司创收作用较大,但农民收益很少,而土地收益较低,也难以带动当地就业发展。大鳌镇养殖以个体户为主,不仅实现村民创收,还推动了村集体经济发展,是水产养殖带动基层致富的另一个模式和典型。
大鳌镇于2000年左右由当地村民引进南美白对虾。没过多久,当地村民就发现,与传统四大家鱼相比,南美白对虾的产值更高。可是,缺少资金的如何开始投资呢?当时第一批发家的养虾老板发挥了“带头致富”作用,赊饲料、鱼药给村民,并允许村民在收成后再偿还,还有一些老板与农户合作,请农户管理,收成后按比例分成。通过村民带村民的这种具有当地特色的“熟人经济”发展方式,大鳌南美白对虾的养殖规模不断扩大。
随着养虾规模的扩大,当地一些村民也从中“嗅”到了商机,自发地发展种苗培育、饲料供应、专业刮虾、专业搭越冬虾棚及养殖海水运输等相关行业,使养虾产业链不断得到延伸和完善,并转变得更加专业化。据统计,目前大鳌全镇共有虾饲料销售店57间、虾药品销售店51间、南美白对虾培育场14间。由此,大鳌镇的水产养殖形成全镇的“一镇一品,一镇一产业”的集聚效应,摆脱农村传统的家庭户水产养殖规模小、产业链短困局。
经过近15年时间发展,大鳌南美白对虾养殖规模发展到今天已达2.5万多亩,带动当地一万多人就业,这也意味着全镇超过一半人员从事这一产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镇通常都是夫妻二人承租几十亩池塘大干一番,从养殖到销售的每个环节都可在镇上找到相关人员来做,夫妻只负责日常的喂养。以租20亩池塘为例,一年至少也有将近十万元的纯收入。
“在大鳌镇不愁没活干,帮人家刮一场虾收入100元,拣虾、搭冬棚等收入都比较可观,每月五六千元收入不成问题。”大鳌镇相关负责人说,水产养殖解决了当地村民的就业问题,减少了社会矛盾的出现。
16个村集体收入近亿元
大鳌镇个体养虾的规模化发展,不仅让村民创收,也带来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大鳌镇下辖16条村,目前池塘租金收入成为各村委会的主要来源。有的村委会仅鱼塘租金年收入可达700万元。
“村集体80%的收入来源于池塘租金,塘租每年约2000元/亩。”大鳌镇副镇长刘北顺介绍,去年大鳌镇农业总产值达4.5亿元,其中水产养殖业将近4亿元,2013年全镇16个村集体收入1亿元左右,由于今年鱼塘租金有所下降,估计今年集体收入达8000万元,平均每条村的村集体年收入500万元左右。刘北顺到大鳌镇政府工作18年了,见证着这个镇面貌和村民生活的变化。他说,大鳌有农民7000多户、2万多人,以前农民人均年收入也就3000元左右,现在完全摆脱了昔日贫穷,去年人均年收入达10700多元。同时,各村实现“一村一广场”,配备篮球场、舞台、健身设施等的文化广场,成为村民娱乐健身的好去处。
沿着大鳌镇纵轴的主干道前行,穿过一个个村庄,少了工业的繁杂,多了农业经济的祥和。在辖区内各条村庄,宽敞干净的道路以及整齐排列的新楼房都让人眼前一亮。当地人称这些新楼房为“虾楼”,因其大都是南美白对虾养殖户致富后盖起的新楼。“很多养虾的村民都盖了三四层的别墅,还买了小车,大家都不太愿意到城里打工,宁愿在家经营虾塘。”该镇上村民梁叔说。
其实,村民不愿出城,还与当地各种公共设施建设和村民社会福利保障的完善有关。据了解,目前各村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收入按股分红,每年每个村民至少可以分到1000多元。另外,村民的新农保、合作医疗皆由村集体出资购买,农民不花一分钱;村中老人每月可领取100多元养老金,五保户等弱势群体也受到特别照顾。
深滘村是大鳌镇下辖村之一,也是16个村委会中养虾致富的典型。走进深滘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村道、两旁三四层高的别墅“虾楼”。据村委会主任梁卫文介绍,全村2900多人、800多户,七成从事养虾行业,村民养殖南美白对虾年纯收入达十多万元,而村集体的收入也从最初的几十万元到现在的600多万元。该村自1999年开始实施村民股份分红,按年龄分股,年龄越大股份越多,150元/股,每年每个村民至少领取1000多元,春节、中秋节还发放慰问金;自2009年开始便对村中老年人发放养老金,最初50元/月,2011年上升为110元。村集体收入还为全村村民购买新农保和合作医疗。
除此,村集体还在村民教育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千方百计改善农村办学条件。目前,每年全镇拨款教育的资金达4500万,主要用于教师福利的改善、奖教奖学、硬件设施建设等。2007年,大鳌镇成为广东省教育强镇。
引导股份合作制水产养殖模式
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不断优化调整,近年大鳌镇把抓好水产养殖的发展作为农业和农村工作的重点,通过实施“一只虾”工程有效地推动了全镇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和当地农民奔康致富,使淡水养虾业成为全镇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如今,水产养殖业成为全镇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但随着市场环境、养殖环境的变化,水产养殖产业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更好地实现水产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
池塘作为水产养殖的基础,打好基础是关键。据大鳌镇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大鳌镇每年都投入500多万元开展池塘整治工作,资金筹集以镇、村为主,重点对低产老旧池塘进行改造、翻新和开发新鱼塘,改善池塘生产条件和生产环境,为当地村民提供良好的养殖环境,提高土地利用率和产出率,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为进一步提高水产养殖效益,大鳌镇农办每年都采取“请进来、走出去、带起来、钻下去”的办法,通过邀请水产养殖专家来镇进村授课、不定期组织镇村农业干部和养殖大户到先进地区学习先进管理技术和养殖经验、鼓励养殖户深入钻研养殖、管理技术等方式,着力培养一批懂技术、善管理、会经营的水产养殖户,并通过协会、合作社等途径让广大养殖户及时了解到当前水产养殖的新品种、新技术、新动向。据大鳌镇农办梁主任介绍,目前大鳌镇专门成立了水产养殖协会和10个合作社,发挥其作为政府、研究机构和养殖户之间的桥梁作用,及时反馈相关信息。
近年来,大鳌镇水产养殖的一大亮点是,在不改变现行农村经营体制的前提下,通过引导适度规模经营,培植龙头企业,发展养殖大户,并引导“公司+农户”、“大户+散户”等形式与农户进行合股生产,大力发展富有特色的股份合作制水产养殖模式,发挥大户的联带作用,帮助农户走上致富之路。如,通过扶持百顷村水产养殖大户刘培胜,使其自身经营不断发展壮大,并与农户通过股份合作模式经营了1410亩水产养殖面积,帮助一批农户走上致富之路。另外,2004年,大鳌镇政府扶持水产协会会长伍福根率先建立了500亩无公害水产养殖基地,带动了全镇无公害标准化水产养殖的发展,提高了养殖水产品的品质和市场竞争力。

大鳌镇凭借河网交错、土壤肥沃的优势,成为江门最主要的水产养殖基地,且是全省南美白对虾标准化示范区。据了解,该镇目前已形成产业规模,从种苗培育、养殖管理等各项工序分工明确,有些工序还形成“专业队”。全镇人口3.28万,养虾行业带动一万多人就业,年总产值约4亿元。

核心提示:
日前,广东现代农业工作现场会在佛山市召开,会上围绕加快推进广东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推进渔业转方式、调结构,努力

昨天,家住江门市水南路的胡丹阿姨在水南农贸市场正忙于在虾档前挑虾,她笑呵呵地告诉记者:“现在对虾价钱便宜,加上猪肉贵得吓人,买虾算是最划算了。”
在江门的各大超市、各农贸市场对虾价格持续大幅下跌,有的降幅在50%左右。记者在市场上了解到,目前市场上较肥身的对虾每斤10~12元左右,而无名指般大小的则每斤只需8~9元即可买到了
据浮石海鲜市场一位档主介绍,大约一个月前,同样大小的虾只则要贵40%左右,受其影响,市场上买虾的人也就多起来。在浮石水产批发市场,记者还看到,一位顾客以每斤9元的价格一口气买了5斤对虾,他说现在对虾便宜,打算多买点回家晒虾干。
虾价跳水虾农1个月少赚4万元
面对虾价格的高台跳水,江门不少虾农在这个夏天却感觉到阵阵寒意。“在市场上,以前每斤能卖到50~60元,而现在只卖到10元!”三江镇联和村养虾已有10多年的虾农赵焕标告诉记者,他共有60多亩鱼塘,养虾占了近三分之二左右,其所养殖的对虾已到了上市时节,因虾价在这一月来的急剧下跌,他预计在这月内将要少赚了3万~4万元。“除了土地承包费和人工费,基本没有赚头了。”
他表示,虾价下跌的原因是目前正是养殖虾类的上市高峰期,对虾集中上市,供大于求。此外,虾塘面积有限,造成繁殖密度过大,养虾户不得不卖掉一部分。
原因:出口受阻内地市场供大于求
位于三江镇新村的江汇渔业有限公司目前有虾塘360多亩,年产南美白对虾20万公斤左右,本应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但是面对这几十万公斤对虾,陈海场长却显得很无奈:“近期对虾收购价跌到7元/斤的低谷,与去年同期比下跌了2元/斤左右,对虾成本价也是7元/斤,按照这样的价钱,根本无利润可图,再熬下去就是亏本的了。”
他分析说,该公司的对虾主要通过香港转口到欧美国家,由于美国对我国冰虾销往美国有成见,冰虾出口受阻,最大打击还是出口企业。由于外销量锐减,而产量又大幅增加,造成短期内大量虾销往国内市场。对于虾出口企业来说,当务之急是为产品寻找出路。但在短期内,产品回流价格趋降的问题恐怕得不到解决。
出路:夏季损失冬季补
虽说今夏虾市暗淡,虾农失算,但并非虾农、虾市从此一蹶不振。陈海场长表示,公司计划多上几个经济价值高的鱼类项目,以应对不测,积极准备越冬棚养白对虾,在春节时反季节上市,弥补损失。
养虾户虽对现时虾价下跌感到失望,但不少养虾户表示并不会放弃养虾这一行业,“养虾前景依然乐观,从长远来看,依然会赚多亏少”,虾农赵焕标告诉记者,即使排除对虾出口受阻这一因素,一般来说,夏季的虾价也是一年中最低的,最贵时节在冬天和春节前后,如果那时养得顺利,其损失依然可以弥补过来。

老李在新市街上卖了二十年的瓜,他以为他这辈子就是卖瓜的,竟没想到他还能在将死之年赶上个大热闹。

上周,江门市海洋渔业局带队到新会大鳌镇调研。对于调研的干部来说,这个岛上小镇一点不陌生。大鳌镇是西江下游磨刀门水道冲积而成的江心岛,享有“新会粮仓”和“鱼米之乡”的美誉。凭借着河网交错、土壤肥沃的得天独厚优势,这里成为了江门最主要的水产养殖基地,且是全省南美白对虾标准化示范区。大鳌镇“一只虾”带动全镇致富的传奇故事就此展开。据了解,该镇养殖南美白对虾兴起于本世纪初,经过近15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一定的产业规模,从种苗培育、养殖管理、饲料鱼药供销、收购捕捞等各项工序分工明确,有些工序还形成“专业队”。全镇人口3.28万,养虾行业带动一万多人就业,年总产值约4亿元,促进村委会集体经济收入,也富了岛上村民,养虾专业户很多都盖了别墅,当地人俗称“虾楼”。

日前,广东现代农业工作现场会在佛山市召开,会上围绕加快推进广东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推进渔业“转方式、调结构”,努力建设产出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现代化渔业这个主题开展。俨然,在这一方面,新会区大鳌镇走在了前列,会上就传来好消息,大鳌镇喜获“广东省特色水产养殖示范镇”称号,更成为全江门市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乡镇。

南方渔网编辑:陈如燕

这天,老李依然在鸡打鸣的时候,蹭着“蛋破壳”的曦光,摸索着套好了衣,上市卖瓜。

个体养殖带动养虾产业链形成

提到大鳌镇,大家都会想起其颇负盛名的水产养殖业,至2016年,全镇水产养殖产值超5亿元,成为当之无愧振兴大鳌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

老李家住在城南的老区,离市场有十来公里,走过去刚好是摊子开始热起来的时候。老李没有台子,只在门口用一块蛇皮袋子占了一米宽的地方,把篓子搁在上面就开始叫卖。若有人问,这么多年怎么也不攒块台子出来卖瓜。老李说,这样经济啊。“经济”一说也是老李在市场上卖瓜时学来的在镇上教书的王老师隔三差五的就到老李这儿买瓜,每回来就要夸夸老李身为市井人的小智慧,老王说,市场里做生意最经济的就属咱们老李了,不仅少了交了租金,还揽了这么多客人。王老师说话一扬一顿的,说起乖巧话来惹得老李总要多放几个瓜在王老师兜里。

作为江门市水产养殖的重点镇,“开发一个品种、深化一门科学、形成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群众”的产业发展思路是大鳌镇指导渔业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化经营的方略。而目前这主要的“一个品种”是南美白对虾。

大鳌镇是如何持续深化“开发一个品种,深化一门科学,形成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群众”渔业产业发展之路的?又是如何打好水产养殖大镇这一张牌?

老李的生意好,四周的居民都只在这儿买瓜,瓜卖完了还要来预定第二天的,其他的瓜摊子也没眼红,倒乐意钱都给老李挣。城管也从来不赶着老李到出逃,只有事没事爱在老李摊上顺两个瓜走,对于老李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谁都没有多话说,倘若有一天老李不再来了,人们才要好好奇怪一番。

“这里没有大企业,都是农民个体养殖,小户养虾一年纯收入约十多万元,大户达百万元。”江门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林创介绍,目前很多地方都提倡通过大公司、大企业进行水产养殖,虽然大企业在规模化、产业化、标准化养殖方面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然而大公司承包农村土地经营水产养殖一般时间很长,租金且较低,对实现公司创收作用较大,但农民收益很少,而土地收益较低,也难以带动当地就业发展。大鳌镇养殖以个体户为主,不仅实现村民创收,还推动了村集体经济发展,是水产养殖带动基层致富的另一个模式和典型。

来到大鳌镇,环岛一游,满眼都是如画的水乡风光,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应该要数那随处可见,几乎村村遍布的虾塘、鱼塘,到了冬季,那越冬虾棚可谓一望无际,成为大鳌的一道特别而靓丽的风景线年,大鳌镇水产养殖面积已经达30000亩,其中优质水产养殖29000亩,淡水虾养殖面积更有27000多亩,淡水养虾业已成为大鳌镇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点。

这几天市场上传得热闹,一个个都嚷着说,领导要来视察,说是要探探市场的利用价值,评估完市场的价值再决定要不要拨款给新市扩建,议论完,大家便开始鼓足了劲儿收拾自己,“精装”店铺,好让领导从里里外外都觉得新市这块地的价值之大。

大鳌镇于2000年左右由当地村民引进南美白对虾。没过多久,当地村民就发现,与传统四大家鱼相比,南美白对虾的产值更高。可是,缺少资金的如何开始投资呢?当时第一批发家的养虾老板发挥了“带头致富”作用,赊饲料、鱼药给村民,并允许村民在收成后再偿还,还有一些老板与农户合作,请农户管理,收成后按比例分成。通过村民带村民的这种具有当地特色的“熟人经济”发展方式,大鳌南美白对虾的养殖规模不断扩大。

吴华珍是大鳌沙头村的一名资深养虾人,从2006年开始了自己的养虾事业,如今他拥有一家占地3亩多的虾苗场和近60亩虾塘,这是他的虾王国。原本吴华珍只是一名普通农民,接触到养虾业后,毅然投入其中,发展至今,吴华珍的虾苗场一年可供苗10亿只,除了可供本地养殖户,这些优质的南美白对虾和台湾罗氏虾虾苗还广受珠海、中山等相邻城市养殖户欢迎。吴华珍的虾塘产量也达每亩300多公斤,光景好的时候,一年纯收入近百万,吴华珍就靠着这“一只虾”,让自己的小家富了起来,还带动沙头村的其他村民也投入都养虾业中,富了大家。

老李也投进领导要来视察的热闹里,看着人家忙活店里的事儿,老李也闲不下来,还特意弄来了张老婆子的花布盖在蛇皮袋子上,把以前的破篓子也丢了,换来了个新的。

随着养虾规模的扩大,当地一些村民也从中“嗅”到了商机,自发地发展种苗培育、饲料供应、专业刮虾、专业搭越冬虾棚及养殖海水运输等相关行业,使养虾产业链不断得到延伸和完善,并转变得更加专业化。据统计,目前大鳌全镇共有虾饲料销售店57间、虾药品销售店51间、南美白对虾培育场14间。由此,大鳌镇的水产养殖形成全镇的“一镇一品,一镇一产业”的集聚效应,摆脱农村传统的家庭户水产养殖规模小、产业链短困局。

吴华珍可以说是大鳌镇淡水养虾业发展的一个缩影,现在,走在大鳌镇东风村、百顷新村等乡村中,你会发现村道两旁都是两层或三层高的漂亮小洋房,这些就大多是村民们养虾致富后盖起的“虾楼”。

过往的人们看见这换了样的老李和撤了旧的摊子总要调侃一句:嗬哟,老李啊,你这是要会情人啊,弄这么大的排场哈哈哈。

经过近15年时间发展,大鳌南美白对虾养殖规模发展到今天已达2.5万多亩,带动当地一万多人就业,这也意味着全镇超过一半人员从事这一产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镇通常都是夫妻二人承租几十亩池塘大干一番,从养殖到销售的每个环节都可在镇上找到相关人员来做,夫妻只负责日常的喂养。以租20亩池塘为例,一年至少也有将近十万元的纯收入。

图片 1

“嗨,不是领导要来视察吗,也不能让领导看见我们太寒颤啊,要让领导对咱老百姓的工作上心,你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大鳌镇不愁没活干,帮人家刮一场虾收入100元,拣虾、搭冬棚等收入都比较可观,每月五六千元收入不成问题。”大鳌镇相关负责人说,水产养殖解决了当地村民的就业问题,减少了社会矛盾的出现。

大鳌镇于2000年左右由当地村民引进南美白对虾,随着一部分人试水后,大家发现,与传统四大家鱼相比,南美白对虾的产值更高。于是第一批养虾人带头致富,他们与农户合作,前期为农户提供技术和物资支持,于是,养虾规模得以在短时间内壮大。随着淡水养虾业不断发展,大鳌镇更形成了种苗培育、饲料供应、专业刮虾、专业搭越冬虾棚及养殖海水运输等相关行业,形成了完备产业链。

王老师这天也刚好路过,听见老李的慷慨陈词也就忍不住的停下了脚。“老李真是有觉悟”,这话一停,又神色严肃了。“不过,老李你也别太激动,这领导的心情,天上的云啊,咱一般的老百姓是捉不准的啊。”老李不太懂王老师的话,只连连地点头,忙送上两个桔子。

16个村集体收入近亿元

图片 2

市场里的人待命了老半天,才在要停业的时候把大领导们给等来。

大鳌镇个体养虾的规模化发展,不仅让村民创收,也带来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大鳌镇下辖16条村,目前池塘租金收入成为各村委会的主要来源。有的村委会仅鱼塘租金年收入可达700万元。

在“一只虾”的带动下,大鳌镇其他水产养殖业也是风生水起,目前,全镇共有水产饲料销售店57间,水产药品销售店45间,南美白对虾培育场14间,水产养殖户数达2950户,水产养殖劳动力近5500人,全年水产养殖总量23600吨,产值超5亿万元。

老李算是见识了,领导们的架势是真的大,四五个领导后面跟着一群保镖护着,前面还有四五个摄像机朝他们拍照着。领导的衣服面料像是打了上好的油光蹭亮蹭亮的,那皮鞋走起路来还会像女人的高跟鞋一样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老李像是见了西洋物,眼睛就直瞪瞪地朝着领导看,兴奋得不知避讳。

“村集体80%的收入来源于池塘租金,塘租每年约2000元/亩。”大鳌镇副镇长刘北顺介绍,去年大鳌镇农业总产值达4.5亿元,其中水产养殖业将近4亿元,2013年全镇16个村集体收入1亿元左右,由于今年鱼塘租金有所下降,估计今年集体收入达8000万元,平均每条村的村集体年收入500万元左右。刘北顺到大鳌镇政府工作18年了,见证着这个镇面貌和村民生活的变化。他说,大鳌有农民7000多户、2万多人,以前农民人均年收入也就3000元左右,现在完全摆脱了昔日贫穷,去年人均年收入达10700多元。同时,各村实现“一村一广场”,配备篮球场、舞台、健身设施等的文化广场,成为村民娱乐健身的好去处。

如果说大鳌镇水产养殖业的开始是当地村民的智慧成果,那么它的壮大就是当地政府与村民们共同努力的成果,产业的发展,总离不开正确的引导和大力扶持。大鳌镇镇委、镇府历来都比较重视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开发一个品种,深化一门科学,形成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群众”的产业发展思路是大鳌镇指导渔业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化经营的方略。目前,大鳌镇基本形成了区域布局合理、主导产品突出、产业链条协调互动发展的良好局面。

看着领导们撑着大肚皮第一个就朝自己的摊位过来,老李赶紧将被风吹起的花布往下紧紧地按压。转身又看见领导们那严肃的表情让老李干枯的双手不知该往那里藏,也就不敢再朝领导们看上一眼了。低着头,眼睛不知道往那边瞟,忽然看见滚到脚边的几个桔子,老李赶忙捡起来,将粘上的泥水往自己的衣服上拭干。准备献给几位领导。可不巧的是殷勤还没献出去,领导的意见倒先来一步。

沿着大鳌镇纵轴的主干道前行,穿过一个个村庄,少了工业的繁杂,多了农业经济的祥和。在辖区内各条村庄,宽敞干净的道路以及整齐排列的新楼房都让人眼前一亮。当地人称这些新楼房为“虾楼”,因其大都是南美白对虾养殖户致富后盖起的新楼。“很多养虾的村民都盖了三四层的别墅,还买了小车,大家都不太愿意到城里打工,宁愿在家经营虾塘。”该镇上村民梁叔说。

图片 3

“你这个摊位,是谁允许摆的?”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领导沉着嗓子问。

其实,村民不愿出城,还与当地各种公共设施建设和村民社会福利保障的完善有关。据了解,目前各村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收入按股分红,每年每个村民至少可以分到1000多元。另外,村民的新农保、合作医疗皆由村集体出资购买,农民不花一分钱;村中老人每月可领取100多元养老金,五保户等弱势群体也受到特别照顾。

过去,由于养殖户普遍承包面积小、承包期限短、总体上缺乏可持续发展观念与长远规划等问题,大鳌镇水产养殖业也经历过发展“遇冷期”,该如何实现水产养殖业可持续发展,持续优化产业结构?

“我,我啊,在这儿都有二十年来了。”老李虽说有些畏惧这些当官的,但他以老百姓的思维想:领导是永不会与老实人过不去的。

深滘村是大鳌镇下辖村之一,也是16个村委会中养虾致富的典型。走进深滘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村道、两旁三四层高的别墅“虾楼”。据村委会主任梁卫文介绍,全村2900多人、800多户,七成从事养虾行业,村民养殖南美白对虾年纯收入达十多万元,而村集体的收入也从最初的几十万元到现在的600多万元。该村自1999年开始实施村民股份分红,按年龄分股,年龄越大股份越多,150元/股,每年每个村民至少领取1000多元,春节、中秋节还发放慰问金;自2009年开始便对村中老年人发放养老金,最初50元/月,2011年上升为110元。村集体收入还为全村村民购买新农保和合作医疗。

首先就是要打好基础,优质鱼塘就是水产养殖业的基础,近年来,大鳌镇持续开展老旧池塘整治工程,每年投入近100万元进行池塘整治,形成塘成方,路交错,渠相连,路桥通达,排灌分家的优良养殖环境。通过抓好渔业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池塘的生产条件和生产环境,提高土地利用率和产出率,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进一步提高渔业的质量和总体效益。

“城管不管你们这个?你这没交钱的吧。”又一个领导拿起桔子端详着,这个领导高凸的颌骨让老李畏惧,老李越发畏缩。

除此,村集体还在村民教育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千方百计改善农村办学条件。目前,每年全镇拨款教育的资金达4500万,主要用于教师福利的改善、奖教奖学、硬件设施建设等。2007年,大鳌镇成为广东省教育强镇。

图片 4

“来来领导你们都拿着吃啊,我这都是不要钱啊,尽管,吃啊,都是我们家自己钟的安全得很!”老李是活老了时间的人,他自然明白领导在端详的是什么。老李将颌骨高突这位领导后边儿的几位一律系着蓝色领带官人都拉过来吃瓜,刚开始没人领老李的情,只有在高颌骨领导说了句“吃吧”后,蓝领带们才纷纷拿过老李手心的柑橘。

引导股份合作制水产养殖模式

据悉,据悉,2016年大鳌镇村级集体经济收入8727万元,渔塘承包收入占90%以上。同时,大鳌镇还采取“请进来、走出去、带起来、钻下去”的办法培养了一大批懂技术、善管理、会经营的水产养殖户,并使广大养殖户能及时了解到当前水产养殖的新品种、新技术、新动向,采用“公司加农户”、“大户加散户”的办法,通过养殖能手的带动使全镇养殖户转变观念,掀起学科技、用科技的热潮,打好知识技术基础。

“你这个摊子不合规矩,得好好办办,明天叫城管来,还有你这是什么布,影响市容你知道吗。你这样子能促进咱们新市的发展吗?不能,你能明白吗”那副压了一口痰的哑嗓子继续批评。

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不断优化调整,近年大鳌镇把抓好水产养殖的发展作为农业和农村工作的重点,通过实施“一只虾”工程有效地推动了全镇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和当地农民奔康致富,使淡水养虾业成为全镇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如今,水产养殖业成为全镇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但随着市场环境、养殖环境的变化,水产养殖产业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更好地实现水产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

打好基础还须自我提升,目前,大鳌镇水产养殖业就在提高品质、探索规模经营的道路上不断前行。在加强水产品安全质量管理方面,大鳌镇通过贯彻落实《水产养殖安全管理规定》,积极推进以养殖证为重点的渔业法制化、规范化管理,大力推进无公害水产品生产基地的认定工作,争创无公害食品。

“明白明白,只是你们看看…..我也就这么一个老人家,你们看看……赚个生活费也不容易。”老李慌忙地收捡摊子上的大花布接着又东擦西抹,抢救着这个岌岌可危的摊子。

池塘作为水产养殖的基础,打好基础是关键。据大鳌镇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大鳌镇每年都投入500多万元开展池塘整治工作,资金筹集以镇、村为主,重点对低产老旧池塘进行改造、翻新和开发新鱼塘,改善池塘生产条件和生产环境,为当地村民提供良好的养殖环境,提高土地利用率和产出率,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图片 5

“老百姓啊,我跟你说。”给领导提着包的一个秃头青年用他足够老实的语气对老李说着,这让老李以为这声音是在完全为他着想。“你这样包装是买不出去好东西的,无法取得顾客信任”青年人停顿一秒从领导那儿接受到继续的指示后,开始大谈道:“这是消费者心理学里谈到过的,不然现在为什么世界各地的品牌都在大搞精包装设计呢?”说完,青年人继续寻求肯定:“书记您觉得我说得在理不。”“嗯~不错,小李啊,你就加劲干,你的思想是很有悟性的啊,书记看好你啊。”

为进一步提高水产养殖效益,大鳌镇农办每年都采取“请进来、走出去、带起来、钻下去”的办法,通过邀请水产养殖专家来镇进村授课、不定期组织镇村农业干部和养殖大户到先进地区学习先进管理技术和养殖经验、鼓励养殖户深入钻研养殖、管理技术等方式,着力培养一批懂技术、善管理、会经营的水产养殖户,并通过协会、合作社等途径让广大养殖户及时了解到当前水产养殖的新品种、新技术、新动向。据大鳌镇农办梁主任介绍,目前大鳌镇专门成立了水产养殖协会和10个合作社,发挥其作为政府、研究机构和养殖户之间的桥梁作用,及时反馈相关信息。

目前,全镇已有多家养殖基地获得省级无公害产地认定。还组织建立大鳌镇水产协会,这是水产从业者自我管理和协调自律的民间组织,也是政府、研究机构和养殖户之间的桥梁和纽带。而在探索规模经营方面,大鳌镇通过引导水面等生产资料向养鱼能手集中,发展养殖大户,培植龙头企业,发挥龙头联带作用,从而建立产供销一条龙、贸工农一体化的生产经营联合体,提高渔业经营素质,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其中,推行水产养殖的股份合作制经营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多个水产专业合作社相继成立,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生产要素的优化重组。

老李越听越觉得眩晕,他只听懂一个“不”字的指令,他想,秃头青年就是在让自己直接收拾东西回去啊,他觉得今天,他是真的碰上事情了,他恐怕是要没有退路了。那些领导还在议论着,老李被说的连自己都怀疑这街边摊是不是充满了罪恶,不只是老李,窗户边,门后边,摊子以外的许多旁听者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卑微是否是一种罪大恶极的错误。

近年来,大鳌镇水产养殖的一大亮点是,在不改变现行农村经营体制的前提下,通过引导适度规模经营,培植龙头企业,发展养殖大户,并引导“公司+农户”、“大户+散户”等形式与农户进行合股生产,大力发展富有特色的股份合作制水产养殖模式,发挥大户的联带作用,帮助农户走上致富之路。如,通过扶持百顷村水产养殖大户刘培胜,使其自身经营不断发展壮大,并与农户通过股份合作模式经营了1410亩水产养殖面积,帮助一批农户走上致富之路。另外,2004年,大鳌镇政府扶持水产协会会长伍福根率先建立了500亩无公害水产养殖基地,带动了全镇无公害标准化水产养殖的发展,提高了养殖水产品的品质和市场竞争力。

老李准备在跟领导好好说说,他搬出更多地瓜果,甚至是准备给老婆子留回家的那个熟得最好的桔也被老李递出去,老李也顾不了那么多,拽着一个蓝领子袖子便苦苦哀求,蓝领子或许在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老去的父亲便不愿意扯开他,高颌骨领导似乎要急着走,极不耐烦地瞥了蓝领子一眼,“下个日程是不是要开会了,5点,还有十五分钟”蓝领子无法在施舍更多的同情,只得将老李甩开跟上其他的蓝领子。老李见手里的人走了,想着怕是没希望了,若是现在去闹一场,谁知道他会不会被那几个黑衣人保镖丢出去呢?自己一把老骨头是绝对斗不过那几个硬汉的,何况自己走了家里的老婆子谁帮忙看呢,思来想去只有妥协,老李本来透着泥土黄褐色的脸,如今一下沉了不少,那乌鸦羽毛的颜色不知何时落在了老李的脸上。

被老李递出去的瓜果在领导们手心揉搓里显现出了第二次成熟后的晕态,红润的瓜果自然再没到老李的手里,领导们此次视察止步于老李的摊子,几个穿着蹭亮皮鞋的领导在市场光亮最好的大标牌下照了张合影,便又相互拥扶着像几辆黑色宾利车走去,那黑洞洞的市场内部始终没能迎来领导的莅临。等车子扬长而去之后,几位老伙伴都走到老李的摊子面前,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谁也不好开口安慰安慰这个虚弱到极致的老儿,谁也保不准老李会不会在下一刻倒下,市场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沉默。

等到第二天,老李再次背上背篓来到市场时,人们正在围着一张黄色的纸议论,老李看不懂字,便问老王,还不待老王开口解说,贴纸的那个秃头青年又开始了他的演讲,“经过昨天领导们的探讨,商议决定,新市要迎来一次大的改变”人们都开始不住的反问“真的吗”,甚至带着欣喜的期待,老李也不意外,他想领导总归不会和老实人过不去的。秃头青年轻咳两声,使现场稍稍安静,继续道:“但是,”“领导决定,市场既然要做大的改革,那么商铺的分配就必须有所改动,从明日起所有买卖立即停止整修待业,各位店主的商铺合同由政府机构的律师同你们详细协商”秃头青年的一大段话教各个听众闭口屏息,不容置信。老王是唯一一个提前醒悟过来的,“商铺签的合约都是20年,这才10年出头怎么就要重新商定呢”秃头青年对于来自队伍里不和谐的声音十分愤怒:“刚刚叫你们仔细听又不听,说了律师会和你们谈,听不懂吗?”其他人一看王老师的话都被驳了回来,也觉得自己没什么理由能反对的了,于是一个一个都愣成了木头,不发一言,直到秃头青年说“大家都会去将自己店铺里好好收收,政府工人来了好装修。”老李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继续念叨着:“我们要搬走了,搬到哪儿去,我们在这儿做了20年的生意,要我们上哪儿去呢?”接过老李念叨的是整个市场的喧闹,人们似乎都开始意识到无家可归的危险性,秃头青年眼见压不过这群人的愤怒,只得狼狈的挤出包围圈,从危险最深处掏出电话,“市长,这些人很蛮横啊,你看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那就直接派几个警卫队过去好了,道理我们是都讲了,不听的话能怎么办,别的市都在高速发展,建设新城区,咱们市要求发展,必须得动那块地,行了,你把我这句话带给他们,他们还是不听的话你就直接叫几个队过去,都是些老实人,呼呼他们就行了!”秃头青年像得了圣旨一样,快活地领了命,转身就叫了一个队过来。老李等人还不知道噩耗来袭的消息,依旧对于无家可归的问题躁动着,却没有一个人想出什么可以应对的好办法。

老李忽然瞧见了那天被撤掉的大花布,它已经被来往的鞋印爬满,没有模样,老李拾起布,抖抖布上的泥灰,重又将它折叠好,收在瓜蒌子里。还不待老李的动作做完,追兵已经来了,苦役犯却还没有做好躲藏的准备。老李一群人被抓到市政府,后来老李给别人说自己是见过市长,坐过市长沙发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相信。老李再次看见市长,再没有油然而生的崇敬感,但那种脱不掉的畏惧依旧伴随着市长的出现而到来。跟在市长后面的照旧还是那几台摄像机,它们记录着市长从门口到坐上皮椅一共走了几步,在与老李谈话时一共皱了几次眉毛,以及最关键的是——市长说服群众时所运用的是何等优雅而诚恳的辞令,足以令在场的所有人折服。

但是,摄像机里却没有几个中年男人快要落泪的瞬间,以及他们离开办公室时背影时是怎样的无力。像是扛上了几千斤中的面粉,他们无法丢掉,因为这关系到他们明天的生存。老李忍不住看看他身边的几个熟人,那都是能在自己铺子前高声吆喝的人,如今一个个都被拧成了一根窄麻花。他右手边这个双手揣在沾满油渍的衣兜儿里的是卖猪肉的老高,他们都惯常地在姓前加一个老字,以表示交情的深度,而其实老高才得了第一个儿子,虽说是卖猪肉的,但他和他老婆却极瘦。由于老婆身体一直不好,所以一直到今年才有了孩子,可谁知这刚来的好事儿就要换成不幸之事儿了,老李看着这个平日不善言谈的老伙子如今越发的沉默了。而左手边的老鑫虽然一直不停地巴杂着烟头,也不说话,但老李将那一声声随着烟雾吐出来的叹息听得真真切切。

人群里最不该发愁的该是老师,他是一名人民教师,这次大改与他毫无关系,按理说他不用加入他们抗议的队伍,老李凑上前说:“老王,你也来了”老王眼镜下盖着的那双眼睛叫老李看不透,但老李却能清楚地听见老王说“大家的事儿,能不来吗。”一直到回到市场,这条队伍里再没有一个人说话。要教一个粗鲁的人学会沉默其实并不难,你只要将他丢进生活里,这一切的一切不用学便像天性一样迸发,就如同此时,市场里的这群无法安歇的知了学会了蛇的冬眠,久久地城寂。

政府里的工程照常进行,丝毫没有顾及到那些来不及思索下一步的可怜虫。老高搬家这天,老李老鑫都赶来帮忙收拾,眼看挖机要开进了市场,老高只能把孩子要用的东西先搬出来,至于那些肉,老高只能任由它被挖走、埋葬。

一群无处可去的人站在马路中央,像垂首待宰的羔羊,他们的落魄在太阳下被暴晒着,毫无遮拦。此时的世界是老鑫最熟悉的,他是买油饼的,每当他在太阳下煎油饼时,他看到的每个地方都会随着油锅上的热气摇摇坠坠地浮动,几十年来见惯了这样场面的它,在此时的情景里再见却有令老鑫想要落泪的冲动。唯一让老鑫牵动老鑫思绪的是远处的那个不断移动的白点,等到白点进些时,老鑫才意识到是王老师,向他们跑来的是他从没看见过的老王,他的头发早就汗成一缕一缕的散在额头前,眼镜也跑脱到鼻梁上,领带也不知何时敞开了大口,不成样子地挂在脖子上。等几位老友都看到这位正在狂命奔跑的是教书匠——老王时,一上午的紧张仿佛才有了一瞬间的松弛。

老王刚刚下课,今天一上午都惴惴不安,最近市场那边机器响从未停止过,像在催促住在小区里的人赶快走。老王知道今天是老高他们最后的期限了,都得走了。所以他刚下完课就直接奔回来。隔着老远他就看见这群被政府晾在马路上的老实人,他放声地冲人群喊着“我有办法,我有办法,我有办法”这是疾驰地轮胎也无法碾压的呼喊声………

几个月后,在政府的鼎力支持下,市场快建成商场的模样。地面是红色的瓷砖,卖肉的,卖菜的都规规矩矩待在玻璃门里,买东西的便可以像游客一样观光装在玻璃橱窗的人。游客们似乎不愿意光顾市场的新模样,和商家的新造型,自市场改建以来,再不赴往日热闹的光景。人们倒是听说离市场最远的那片城南老区又活过来了。原来让那片老区活过来的是老李一群人,自从没了摊子,他们就搬到了城南,这里是被政府遗弃的地方,将那废气的工厂整理整理又是他们生活的起点了。他们拿着政府所给的微薄的补助金,重新购置物资。这次他们更满意了,因为每个人都不用再支付那昂贵的地租,同样也不用再紧急地接待大领导的到来。他们搬过来之前,老王就叮嘱过他们——现在他们要打的是场游击战,所以一切武装都要轻便。
老李在城南老区有些熟人,他的推车,老高、老鑫的推车都是他请熟人买来的。从此他们和城管的恶战开始了,他们常常是一边吆喝,一边跑。老王依旧每周过来看他们一次,带一点酒带几两肉,一起聚在老城区的废工厂里,他将城北的消息讲给他们听,而老李也会告诉他——追兵和逃亡者的故事,老李一大把年纪了,可也会有年轻人激动的样子,尤其是谈到城管如何被他们摔在街头巷尾,他们如何在城管来的瞬间将东西藏在草丛里,或者是周边的房子里。

“嘿呀,老王,你们看你们当老师多好,待遇好…….”

“好吗……老李,我可都打算和你们一起来卖菜了。你们到时候多给我指点指点。”

“嘿,你们听到没,好好的老师他不干要来和我们买菜,我还没听到过这样的笑话”

“行啦,该收工回去了,我儿子在家等着我咧”

夜晚的废工厂里没有灯,像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坟场。只有那堆还冒着烟的柴火,还有那段未完的对话,在向人们解释着不管在什么样的地方都有生活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