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迎去鸟类繁衍季 火鸟数目达39种4.6万余只

图片 1

青海湖迎来鸟类繁殖季 水鸟数量达39种4.6万余只 中国林业网 来源:青海日报
打印本页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5月21日至29日,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首次运用巡护监测系统开展了较为全面的青海湖夏候鸟繁殖期监测巡护工作,共监测记录到水鸟39种,总数量达46320余只。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何玉邦介绍,此次巡护涉及环湖地区23个水鸟栖息地,其中包括海心山、三块石、蛋岛、鸬鹚岛4个水鸟集群繁殖地。监测记录到的水鸟中普通鸬鹚13340余只、斑头雁5960余只、渔鸥20610余只、棕头鸥790余只。同时,此次观测发现凤头鷉、白骨顶已经成为继青海湖四大繁殖候鸟的第五、六位的繁殖种群。其中,凤头鷉1970余只、白骨顶1170余只。据悉,在此次监测中,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57只,在青海湖筑巢繁殖的数量达15对;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角䴙鷉由2013年的1个繁殖对增加到2个繁殖对;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天鹅16只,其中有3对在青海湖繁殖。何玉邦告诉记者,经多年监测发现,随着近年来青海湖水位不断上涨,部分候鸟的栖息地已发生显著变化。目前,海心山为普通鸬鹚的主要栖息地,数量约3760余只;三块石为渔鸥的主要栖息地,数量约1.8万余只;蛋岛原为斑头雁主要栖息地,数量约850只,但是随着湖水的上涨,斑头雁栖息地逐步向布哈河河道凸起的地方转移,现已观测到约有1300余只斑头雁在此处筑巢。

5月21日至29日,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首次运用巡护监测系统开展了较为全面的青海湖夏候鸟繁殖期监测巡护工作,共监测记录到水鸟39种,总数量达46320余只。
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何玉邦介绍,此次巡护涉及环湖地区23个水鸟栖息地,其中包括海心山、三块石、蛋岛、鸬鹚岛4个水鸟集群繁殖地。监测记录到的水鸟中普通鸬鹚13340余只、斑头雁5960余只、渔鸥20610余只、棕头鸥790余只。同时,此次观测发现凤头鷉、白骨顶已经成为继青海湖四大繁殖候鸟的第五、六位的繁殖种群。其中,凤头鷉1970余只、白骨顶1170余只。
据悉,在此次监测中,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57只,在青海湖筑巢繁殖的数量达15对;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角䴙鷉由2013年的1个繁殖对增加到2个繁殖对;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天鹅16只,其中有3对在青海湖繁殖。
何玉邦告诉记者,经多年监测发现,随着近年来青海湖水位不断上涨,部分候鸟的栖息地已发生显著变化。目前,海心山为普通鸬鹚的主要栖息地,数量约3760余只;三块石为渔鸥的主要栖息地,数量约1.8万余只;蛋岛原为斑头雁主要栖息地,数量约850只,但是随着湖水的上涨,斑头雁栖息地逐步向布哈河河道凸起的地方转移,现已观测到约有1300余只斑头雁在此处筑巢。

冬日的青海湖千里冰封,远处皑皑白雪,近处却充满生机,赤麻鸭、鸬鹚等18种6251只水鸟在青海湖边栖息。其中,仙女湾景区、泉湾、尕日拉地区,成群结队的大天鹅达到2000多只,形成了蔚为壮观的“天鹅舞西海”景象,冬日的青海湖奏响了大天鹅欢歌。18种水鸟青海湖翩翩起舞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环湖巡查小组调查显示,2017年12月25日至29日5天时间,工作人员完成了本年度最后一次环湖巡查任务,监测到水鸟18种、6200余只;普氏原羚1380余只,未发现野生动物出现异常情况。此次水鸟调查区域为鸬鹚岛、蛋岛、江西沟、洱海、倒淌河湿地、小泊湖湿地、沙岛、褡裢湖湿地、甘子河湿地、那仁湿地、沙柳河湿地、泉吉河口、哈达滩、黑马河湿地、尕日拉、泉湾湿地等,共监测以鸭科水鸟数量居多,计6175只,占监测总数的98.8%,其中赤麻鸭3025只、大天鹅2088只,占鸭科水鸟总数的82.8%。据悉,大天鹅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春秋两季在中国北方、蒙古国以及俄罗斯西伯利亚等地繁殖,青海湖作为其重要越冬地,大天鹅每年10月自繁殖地陆续南迁,至翌年青海湖开湖解冻后,又将北迁至繁殖地。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调研员何玉邦介绍,2016年底大天鹅数量达到2134只,种群数量略有增长。他分析,青藏高原地理条件特殊,地下水几乎常年保持恒温,看上去冰天雪地的地方却有大量的不冻泉水,为大天鹅提供了必备的生存环境。今年青海湖水位上涨,湿地面积扩大,泉眼增多,水生物和水草不断增加,是大天鹅增加的主要原因。普氏原羚数量达到1384只另外,针对普氏原羚,工作人员调查了15个区域,今年的数量达到1384只,其中雄性191只、雌性1180只、亚成体雄性9只、幼羚4只,较去年数量稳定。另外在天峻县生格区域发现藏原羚61只,其中雄性12只、雌性49只;马鹿19只。在巡查中,发现并核实、制止两起对野生动物和保护区有影响的人类活动。一起为刚察县电视台在哈尔盖普氏原羚栖息地进行拍摄,经核实,确为新闻拍摄用,不过,对于其使用无人机拍摄并惊扰普氏原羚的行为及时进行了纠正;另一起是对环湖东路由当地牧民引导,擅自进入保护区的外地越野车队及时进行劝离,并教育该牧民停止此种做法,制止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未造成不利影响。

在2019“爱鸟周”即将到来之际,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开展了繁殖前期水鸟专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青海湖水鸟已进入繁殖期,约有3万余只水鸟齐聚青海湖。

中国绿色时报4月14日报道(记者韦荣华韩莹周媛)4月11日10时许,陕西省铜川市柳林林场,上千双眼睛盯着面积600平方米、高18米的巨型网笼。“放飞啦!”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赵学敏和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祝列克一拉开网门,30只人工繁育、经过野化训练的朱鹮便从网笼振翅飞出,在林场上空盘旋一番,又憩落在沮河两岸的森林、草地和湿地。这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陕西省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共同主办的2015年全国暨陕西省第34届“爱鸟周”活动启动仪式。柳林林场职工、周边村民和来自全国林业系统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的干部职工代表共同见证了铜川朱鹮种群复壮的又一关键时刻。2013年7月,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政府曾首次在柳林林场放飞32只朱鹮,加上这30只,沮河流域的朱鹮种群数量目前已有60多只。朱鹮在上个世纪濒临灭绝,1981年仅在陕西省洋县发现7只。经拯救保护,建立人工饲养种群,开展野化放飞,陕西省的朱鹮种群数量就超过1600只,分布范围已从洋县扩大到了汉中、安康、宝鸡、铜川4市13县。目前,我国朱鹮种群数量达1800余只、全球朱鹮种群数量发展到2000多只,分布范围从我国陕西省扩大到浙江、河南等省份和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2013年在柳林林场放飞的朱鹮生存状况良好。”长期从事朱鹮研究的陕西省自然保护区和野生动物管理站教授级高工常秀云说,“2014年春季,朱鹮野外繁殖成功2只幼鸟,今年春天又有4对朱鹮筑巢产卵,目前正在孵化,仍有成功繁殖朱鹮幼鸟的机会。这表明,朱鹮在秦岭以北野化放飞取得初步成功。”朱鹮曾广泛分布在中国的北部和东部,铜川也是朱鹮的历史分布地。常秀云说:“铜川市柳林林场附近的山地有森林、河流。森林中有高大的油松、杨树、核桃树,朱鹮可以停歇栖息,筑巢繁殖。河水较浅,河面不大,河边有水草丰茂的沼泽,水中有朱鹮爱吃的螃蟹、小虾、小鱼、泥鳅等食物,周边还有黑鹳、大天鹅等国家重点保护鸟类相伴。同时,沮河流域人口不多,林场职工和村民都自觉爱鸟护鸟。这样的环境,很适合朱鹮生存繁衍。”全国第34届“爱鸟周”活动的主题是“关注候鸟保护,守护绿色家园”。参加朱鹮放飞活动者在接受《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朱鹮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是中华民族的“吉祥鸟”,朱鹮种群状况牵动着我们的心,全国“爱鸟周”活动启动日放飞朱鹮,显示我国爱鸟护鸟和濒危鸟类拯救保护事业取得了新的成绩。

连日来,监测人员历时6天野外调查行程1300多公里,在25个水鸟栖息地35个水鸟观测样点上,共记录到水鸟48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物种2种,为黑颈鹤、黑鹳;国家二级保护物种3种,为白琵鹭、大天鹅、角;相较2018年同期水鸟记录增加3种。统计水鸟种群数量31351只,其中雁鸭类水鸟20978只、鸻鹬类3462只、鸥类6911只;相较2018年同期增加1.1万余只。

4月下旬青海湖水鸟进入繁殖期,其中主要集群繁殖夏候鸟(斑头雁、棕头鸥、渔鸥、普通鸬鹚)种群数量达到13773只,在2个集群繁殖营巢地蛋岛、鸬鹚岛分别记录到斑头雁1200只、普通鸬鹚1530只,仍有部分集群繁殖水鸟处在游荡期。

同期还监测到非集群繁殖水鸟44种约17500余只,在倒淌河湿地、洱海、沙岛芦苇湖、甘子河湿地、那仁湿地、泉吉河口、哈达滩等地部分白骨顶、凤头潜鸭、凤头、灰雁、绿头鸭、赤嘴潜鸭等水鸟已开始筑巢繁殖;黑颈鹤49只在芦苇湖有1只单独活动外,其余均已成对活动开始繁殖前的准备,大天鹅28只也已配对。

据了解,为切实加强对青海湖野生鸟类迁徙及其栖息地保护,推动公众支持和参与鸟类保护工作,5月上旬保护区管理局将结合“爱鸟周”宣传活动,在环湖周边社区和学校开展以“我护候鸟飞”为主题科普宣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