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式 带你打破沟壍

图片 1

美国克拉克博物馆正举办一场以女性艺术家为主题的“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美国克拉克博物馆正举办一场以女性艺术家为主题的“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展览集中展示了来自欧洲国家、美国的近40位女性艺术家的90幅作品,其中包括邦赫、克兰普克与巴什克塞夫等知名女画家的作品。虽然这些女性艺术家在生活与艺术创作等方面仍未臻化境,作品也并未打破拍卖纪录,但是她们的艺术却打破了一些偏见。图片 2贝丝·莫里索的作品在19世纪的巴黎,人们反对女性从事艺术创作,当然,更反对她们以艺术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克拉克博物馆举行的一次展览,展示了几乎“不可能”的画作。“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将持续到9月3日。如果女性有机会的话,她们会来巴黎学习艺术,因为在那里学习和画画的障碍要比欧洲其他地方少。在1897年之前,女性被禁止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但是她们有独立的学校,尽管仍有些许不平等。比如朱利安私人学院,是1880年开始招收女性。在这个展览中,最大也最有趣的画作之一,是《在工作室里》(1881),乌克兰出生的玛丽·巴什克塞夫(Marie
Bashkirtseff)画了一屋子女学生。她们只是在画画、聊天或四处张望。在一个凸起的平台上,放着一个困惑又恐惧的男孩模型。他只戴着一条像是从年轻的施洗者约翰那里借来的腰带。图片 3玛丽·巴什克塞夫
《在工作室里》 创作于1881年
乌克兰Dniepropetrovsk国家艺术博物馆藏这张画被收藏在乌克兰的Dniepropetrovsk国家艺术博物馆,看到它很难得。“谁知道这张图?”这个问题在参观此展览时经常出现。在19世纪下半叶,由女性画的一个几乎全裸的男孩是展览中的另一主题。法国人当时会说,巴黎女性画裸体画的想法是“可耻的”。她们会画风景、女人和孩子。她们也是有选择的。罗莎·邦赫(Rosa
Bonheur)画一些动物。作为一名公开的女同性恋者,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个人生活,她骄傲地穿着裤子,这得到了警方的许可。她在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8×16英尺马展,比华盛顿横渡特拉华州(也在大都会)展览的规模还大,而且同样引人注目。“罗莎·邦赫画动物的方式让它们像历史画作一样宏伟,”克拉克博物馆的策展人埃丝特·贝尔(Esther
Bell)说。1849年克拉克博物馆里有一场5×8英尺的公牛展。作为一名著名的动物画家,邦赫还画了狮子和狗。她不仅仅是一个动物爱好者,还把这些画卖给了大型农场和庄园的主人,这些人想看到他们自己拥有的牲畜和土地的画面。图片 4罗莎·邦赫
《在涅夫勒耕种》
创作于1850年邦赫还在美国进行了三年的宣传之旅。1866年,一个百货公司的巨头亚历山大·斯图尔特(Alexander
Stewart)买下了马展中最大的一幅画。1886年斯图尔特去世后,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以5.3万美元(当时是一大笔钱)的价格买下了它,并把它送给大都会博物馆。每天在画廊里走过的参观者不太清楚是谁画的,也更不会有人想到这幅画是由一个女人画的。在展览中,有一幅1898年邦赫的画像,这是由她的美国伴侣安妮·克伦普克(Anne
Klumpke)创作的。邦赫坐在她的画架上,平静而自信,她的翻领上戴着法国荣誉军团的勋章。她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女性艺术家。此次展览的作者包括邦赫、克兰普克与巴什克塞夫等近40位艺术家,展出了来自欧洲诸国、美国和法国女性画家的90幅作品。这些作品大多偏向学院派风格,而不是如今收藏家们喜爱的性感风格。但贝丝·莫里索(Berthe
Morisot)笔下的《梳妆的女人》,在1875年到1880年间创作,她画了一幅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面对着镜子,背对着我们,则是一幅印象派的杰作。来自北欧国家的女性画家的画风相对柔和。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Paula
Modersohn-Becker,
1876-1907年)1899年在巴黎用一种质朴的表现主义风格创作。她是第一位因画裸体自画像而出名的现代女性艺术家。路易斯·布雷斯劳(Louise
Breslau)的《朋友》(The
Friends)中也有一种质朴感,三个闷闷不乐的女人(包括画家)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一只狗坐在桌上。图片 5路易斯·布雷斯劳(Louise
Breslau) 《朋友》
1881年像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展览,既是艺术也是历史,历史的一部分就是艺术与时代和市场的关系。罗莎·邦赫很成功,但她作为一名卖画的女性,其实是个例外。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卖出了三幅画,全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售出的,当时她因分娩并发症去世,享年31岁。玛丽·巴什克塞夫26岁死于肺炎,留下了大量的信件和日记。一个多世纪以来,博物馆和市场都在追逐这些艺术家们。“这是有选择性的,”
曼哈顿圣艾蒂安美术馆(Galerie St. Etienne)的简·卡里尔(Jane
Kallir)说。虽然像“巴黎的女艺术家”这样的展览正展出不为人知的艺术家的作品,但当时许许多多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都丢了,因此无法通过它们对艺术史进行反思。去年11月,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新画廊宣布购买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怀孕时画的自画像《她左手上的两朵花》。这也是这位艺术家在纽约一家机构里的唯一一幅画。当被问到这两个机构可能为这幅画付了多少钱时,一位交易商说:“很多钱。”图片 6贝丝·莫里索
《梳妆的女人》
创作于1875至1880年同在去年11月,17世纪的意大利艺术家阿尔特弥西亚•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以圣凯瑟琳(Saint
Catherine)为自画像,这幅画被卖了275万美元,价格也很高。“对于真正杰出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市场肯定会做出反应,”交易商罗伯特·西蒙(Robert
Simon)说。图片 7《真蒂莱斯基的自画像》在克拉克博物馆展出的女性艺术家作品并没有打破拍卖纪录,但它们打破了一些偏见。“这是一个好机会,让人们能看到一些真正有质量的女性画家的作品,这要比看那些非常著名的男性画家的作品容易一些,”西蒙说。

摘要:美国克拉克博物馆正举办一场以女性艺术家为主题的“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

中国绿色时报12月5日报道(记者张辉蒋卫民张雷)如果说依托科技手段可以全面提升森林防火能力,那么,依靠基层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就能够打通森林防火“最后一公里”壁垒。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广西森林防火面临新的矛盾:林地经营主体分散化,一家一户森林防火能力低下与林区用火急剧增加、森林火灾发生几率升高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森林防火处处长张明军说:“有效应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着力点在加强林区一线的防扑火力量,出路在加强乡村森林防火能力建设。”广西的实践证明,乡村是森林防火最基层、最前沿、最基础阵地,加强乡村森林防火能力建设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解决森林防火“最后一公里”问题最有效的途径。广西乡村森林防火能力建设萌芽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上思县叫安乡及良屯。当时及良屯有农民34户、180多口人,农田极少,有林地面积350亩。改革开放以来,这里入山人员增多,野外生产生活用火日益增加,林火时有发生。及良屯群众为保护山林,于1991年正式组建了广西第一支群众森林消防队。自建队以来,累计扑火超过200次,其中跨乡镇扑火80多次、跨县扑火9次,群众称赞他们“没有上不了的山,没有灭不了的火”。及良屯的做法,给广西森林防火工作带来诸多启示:群众愿意发展林业,投资者愿意投资林业,有强烈的意愿和积极性做好森林防火,有经济实力组建、保障和巩固森林消防队;在广西大量组建村屯群众森林消防队有基础、有条件、有潜力;组建群众森林消防队,依靠群众力量,是做好集体林区森林防火工作的根本出路。近年来,广西深入推进了乡村森林防火能力建设。2011年,广西各县将建立乡村森林消防队纳入“十二五”规划,自治区政府将乡村森林消防队建设纳入目标管理考核。2012年,广西林业厅制订出台了《关于加强乡村森林防火能力建设的意见》,提出建立健全乡村两级森林防火管理机构,大力组建森林防火协会。到目前为止,广西共建立乡镇森林防火组织机构716个、森林防火协会230个、乡镇联防组织695个、村联防组织912个,组建群众森林消防队1396支、29279人,摩托车野外火源管控巡逻队1260支、8661人;有瞭望员1072人、专职护林员12546人、兼职护林员13964人,初步形成了政府引导、业主为主、林农参与的乡村森林防火体系。张明军说,组建群众森林消防队的村屯,森林火灾大幅下降,甚至不再发生火灾,作用超乎想象。2010年,灵山县组建了18支群众森林消防队。2010年-2012年,全县共发生森林火灾11起,其中有8起完全由群众森林消防队扑灭,用时最长的不到3小时,最短的仅35分钟。3年间,全县森林火灾次数、过火面积、受害森林面积分别比2007年-2009年下降52.3%、79.4%和52.0%,实现了小火不出村、大火不出县。他们还探索出将森林防火由政府大包大揽向社会化转轨的新路,成立护林防火协会18个,会员6100人,遍布全县各个乡镇、村屯,会员累计上缴会费上百万元,不仅构筑起群防群治的“立体墙”,而且有效解决了护林防火经费问题,成为全区护林防火的典型。百色市右江区着力打造能战、能防、能管的农村基层森林消防“三能”队伍。他们在重点林区组建了7支乡镇专业森林消防分队、37支村屯半专业森林消防队,基层森林消防队员达到380人;在林区每个屯落实了一名火源管理员,每个村组建了一支摩托车野外火源管控巡逻队,每个乡镇组建了一支野外火源检查组,每个县组建了一支火源管控督查组。2010年春季,在百年一遇的高温干旱天气条件下,其周边县爆发式发生森林火灾,有的还发生了重大森林火灾,但右江区仅发生森林火灾6起。百色市林业局森林防火办主任凌加安说,乡村基层森林消防队靠前驻防,距离火场近,队员熟悉当地地形,能够在最短时间到达火场;队员平时在家从事农业生产,在森林防火期间,既是扑火队员,又是宣传员、火情观察员、火源管理员,他们言传身教、现身说法,最贴近群众,最易为群众所接受。乡村基层森林消防队的建立,有力地带动了联户联防、群防群治。目前,“五户联防”“十户联防”和一村一屯“户户联防”在广西村屯广泛推广,使群众真正成为林区预防森林火灾的主体。

原标题:艺术打破偏见,重温19世纪巴黎学院派女艺术家们的画作

美国克拉克博物馆正举办一场以女性艺术家为主题的《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

展览集中展示了来自欧洲国家、美国的近40位女性艺术家的90幅作品,其中包括邦赫、克兰普克与巴什克塞夫等知名女画家的作品。虽然这些女性艺术家在生活与艺术创作等方面仍未臻化境,作品也并未打破拍卖纪录,但是她们的艺术却打破了一些偏见。

贝丝莫里索的作品

在19世纪的巴黎,人们反对女性从事艺术创作,当然,更反对她们以艺术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克拉克博物馆举行的一次展览,展示了几乎《不可能》的画作。

《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将持续到9月3日。

如果女性有机会的话,她们会来巴黎学习艺术,因为在那里学习和画画的障碍要比欧洲其他地方少。在1897年之前,女性被禁止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但是她们有独立的学校,尽管仍有些许不平等。

比如朱利安私人学院,是1880年开始招收女性。在这个展览中,最大也最有趣的画作之一,是《在工作室里》(1881),乌克兰出生的玛丽巴什克塞夫(Marie
Bashkirtseff)画了一屋子女学生。她们只是在画画、聊天或四处张望。在一个凸起的平台上,放着一个困惑又恐惧的男孩模型。他只戴着一条像是从年轻的施洗者约翰那里借来的腰带。

玛丽巴什克塞夫 《在工作室里》 创作于1881年
乌克兰Dniepropetrovsk国家艺术博物馆藏

这张画被收藏在乌克兰的Dniepropetrovsk国家艺术博物馆,看到它很难得。《谁知道这张图?》这个问题在参观此展览时经常出现。

在19世纪下半叶,由女性画的一个几乎全裸的男孩是展览中的另一主题。法国人当时会说,巴黎女性画裸体画的想法是《可耻的》。她们会画风景、女人和孩子。

她们也是有选择的。

罗莎邦赫(Rosa
Bonheur)画一些动物。作为一名公开的女同性恋者,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个人生活,她骄傲地穿着裤子,这得到了警方的许可。她在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8×16英尺马展,比华盛顿横渡特拉华州(也在大都会)展览的规模还大,而且同样引人注目。《罗莎邦赫画动物的方式让它们像历史画作一样宏伟,》克拉克博物馆的策展人埃丝特贝尔(Esther
Bell)说。

1849年克拉克博物馆里有一场5×8英尺的公牛展。作为一名著名的动物画家,邦赫还画了狮子和狗。她不仅仅是一个动物爱好者,还把这些画卖给了大型农场和庄园的主人,这些人想看到他们自己拥有的牲畜和土地的画面。

罗莎邦赫 《在涅夫勒耕种》 创作于1850年

邦赫还在美国进行了三年的宣传之旅。1866年,一个百货公司的巨头亚历山大斯图尔特(Alexander
Stewart)买下了马展中最大的一幅画。1886年斯图尔特去世后,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以5.3万美元(当时是一大笔钱)的价格买下了它,并把它送给大都会博物馆。每天在画廊里走过的参观者不太清楚是谁画的,也更不会有人想到这幅画是由一个女人画的。

在展览中,有一幅1898年邦赫的画像,这是由她的美国伴侣安妮克伦普克(Anne
Klumpke)创作的。邦赫坐在她的画架上,平静而自信,她的翻领上戴着法国荣誉军团的勋章。她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女性艺术家。

此次展览的作者包括邦赫、克兰普克与巴什克塞夫等近40位艺术家,展出了来自欧洲诸国、美国和法国女性画家的90幅作品。这些作品大多偏向学院派风格,而不是如今收藏家们喜爱的性感风格。但贝丝莫里索(Berthe
Morisot)笔下的《梳妆的女人》,在1875年到1880年间创作,她画了一幅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面对着镜子,背对着我们,则是一幅印象派的杰作。

来自北欧国家的女性画家的画风相对柔和。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Paula
Modersohn-Becker,
1876-1907年)1899年在巴黎用一种质朴的表现主义风格创作。她是第一位因画裸体自画像而出名的现代女性艺术家。

路易斯布雷斯劳(Louise Breslau)的《朋友》(The
Friends)中也有一种质朴感,三个闷闷不乐的女人(包括画家)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一只狗坐在桌上。

路易斯布雷斯劳(Louise Breslau) 《朋友》 1881年

像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展览,既是艺术也是历史,历史的一部分就是艺术与时代和市场的关系。罗莎邦赫很成功,但她作为一名卖画的女性,其实是个例外。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卖出了三幅画,全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售出的,当时她因分娩并发症去世,享年31岁。玛丽巴什克塞夫26岁死于肺炎,留下了大量的信件和日记。

一个多世纪以来,博物馆和市场都在追逐这些艺术家们。《这是有选择性的,》
曼哈顿圣艾蒂安美术馆(Galerie St. Etienne)的简卡里尔(Jane
Kallir)说。虽然像《巴黎的女艺术家》这样的展览正展出不为人知的艺术家的作品,但当时许许多多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都丢了,因此无法通过它们对艺术史进行反思。

去年11月,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新画廊宣布购买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怀孕时画的自画像《她左手上的两朵花》。这也是这位艺术家在纽约一家机构里的唯一一幅画。当被问到这两个机构可能为这幅画付了多少钱时,一位交易商说:《很多钱。》

贝丝莫里索 《梳妆的女人》 创作于1875至1880年

同在去年11月,17世纪的意大利艺术家阿尔特弥西亚•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以圣凯瑟琳(Saint
Catherine)为自画像,这幅画被卖了275万美元,价格也很高。

《对于真正杰出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市场肯定会做出反应,》交易商罗伯特西蒙(Robert
Simon)说。

《真蒂莱斯基的自画像》

在克拉克博物馆展出的女性艺术家作品并没有打破拍卖纪录,但它们打破了一些偏见。《这是一个好机会,让人们能看到一些真正有质量的女性画家的作品,这要比看那些非常著名的男性画家的作品容易一些,》西蒙说。(作者:David
D”Ar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