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诺玛董事少:20年内罗非鱼产量删10倍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罗非鱼苗种行业标杆吉诺玛在步入秋苗产销旺季的9月时,突然宣布停产,始料不及之下行业一片哗然。吉诺玛于2001年进入中国市场,并迅速影响了中国罗非鱼苗种行业。首先,吉诺玛给行业带来了一个新的罗非鱼品种——吉富品系罗非鱼,让一直养奥尼罗非鱼的中国养殖户知道原来罗非鱼可以4个月长到一斤;其次,吉诺玛开启了中国罗非鱼苗种行业新的营销时代,借助经销商卖苗,让一直采用直销模式的苗种商开了眼界;再者,吉诺玛采用控温的方式实现了全年生产,打破了传统4-8月才有苗的行业现状。如今,这面行业大旗以“找到新基地再重新生产”为由停产,复产之日却未明确。细细想来,“意外”停产不符合企业应有的经营规划,因为不可能在明知基地租期临近而不去解决的理由——表象的问题下面应该有更深层的问题。那么,吉诺玛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什么?问题1、管理成本高。吉诺玛可能是罗非鱼苗种行业员工最多的企业,正式员工高峰期配备有160余名,设有总经理、生产部、销售部、后勤部等多层岗位,架构非常完善,且都为聘用。而同行大多由老板一个人同时担任总经理、生产技术主管、销售主管、财务主管等多重角色,人力成本无疑可以降到最低。据业内同行预估,吉诺玛每年需卖出1亿尾苗才能维持正常的开销,费用支出在1300万元左右。2、水土不服。吉诺玛在中国的这14年间,前后有7任总经理,平均下来每位总经理在职两年。作为总部在挪威的吉诺玛而言,也只能通过财务来监管海南子公司的经营情况,所以财务干涉企业经营的现象非常明显。比如苗价需要下调时,财务核算发现是亏本,便不予通过,因此吉诺玛极少对苗种促销或降价,多数时候是宁可将多余的苗种杀死,也不贱售。而同行老板多数在行业浸淫多年,且拥有最高决策权,苗种一旦出现滞销,其操作方式便极为灵活。3、销售渠道单一。吉诺玛采用总经销的方式经营市场,主要有5大总经销,其中广东2个,广西2个,海南1个。订单基本由总经销提供。说句题外话,总经销的这种地位,目前估计很难再有苗企能够给予,所以吉诺玛现在停产,之前的总经销也没那么快会转向同其它苗企合作,除非能有足够的利益吸引。4、亲本外流。亲本是吉诺玛的核心竞争力,是吉诺玛多年科技投入的最终成果,拿到了就相当于拥有了吉诺玛同等的竞争实力。但由于监管不到位造成亲本资源外流,以致企业利益更多成为公众福利。而且罗非鱼近亲繁殖对生长性能影响不大的特性,导致可能窃取一批吉诺玛亲本就可以用5-6年,甚至更长时间。试想一下,当企业产品没有优势,而管理成本比同行高、销售渠道又单一的情况下,这个企业如果不改变还有何前景可言?5、外部环境变化。吉富品系罗非鱼从2008年寒潮冻死华南大部分奥尼罗非鱼亲本后,一举成为华南地区的罗非鱼主养品种,但现在受病害、价格行情等方面影响,吉富罗非鱼特别是高价格的品牌苗生存压力倍增。吉诺玛前任总裁Johannes曾称最大的压力是,在养殖之前,养殖户就计算出来由于成鱼价格低、饲料价格高,而导致未来利润低甚至没有的时候,对高价格鱼苗甚至对养殖罗非鱼本身都没有动力。出路吉诺玛面临的经营压力,管理者似乎将核心问题归咎于亲本外流,Johannes在2012年底上任后便将重心放在整顿亲本外流问题上。确实,如果吉诺玛的苗种能够再次超于行业,那内部的问题则会被掩盖,市场也可能会重新回归(至于行情低迷问题,是行业整体面临的问题,也是单个企业难以掌控的问题);而如果亲本外流问题不被解决,那吉诺玛唯一的出路就是内部调整,并改变总经销的销售模式,这显然所花费的代价更大。所以,解决亲本外流问题是比较便捷的方案,关键点则是要有一位既被挪威总部信任、又对中国市场熟悉、且愿意常年扎在中国市场的管理者,只有这样,在解决亲本外流问题之后,总部的充分信任才能让管理者放手去经营。目前来看,梁玉明女士是个不错的人选,她曾是吉诺玛总经理,三江基地便是她选址建成的,可以说对中国市场、对吉诺玛都非常熟悉。但其虽是广州人,却已成家于挪威,可能不会太愿意长期驻守在海南。如果无法解决亲本外流问题,吉诺玛能否换种经营模式,成为一家专门卖亲本的罗非鱼企业?这在罗非鱼行业还未出现过,现在的罗非鱼苗企都是链式经营,一个苗场就涉及育种、繁殖、标粗、销售,不像对虾行业会分设亲虾场、幼体场、标粗场等环节。做一个粗略的算数:按业内人士此前的估算,全国罗非鱼苗种年需求量50多亿尾,折合鱼花量为100亿尾。每条雌鱼一年鱼花产量平均5000尾,则需要200万尾雌鱼。一般情况下,自然群体中罗非鱼雌鱼与雄鱼的比例为2:3,在不知道鱼花性别的情况下,加上淘汰部分雌鱼,筛选出200万尾适合用作亲本的雌鱼就需要1000万尾罗非鱼鱼苗,算上鱼花到养成鱼的死亡率、淘汰率等,约需要1500万尾的鱼花。也就是说,抛去其它影响因素,假设罗非鱼苗种市场对亲本的需求与对虾一样,需要每年购入亲本才能继续生产苗种,那每年只需要1500万尾用于亲本生产的罗非鱼鱼花,就可以满足全国市场对罗非鱼苗的需求。这种鱼花什么价格呢?现在有机构对外销售的价格为1.5元/尾,按此计算,1500万尾鱼花产值为2250万元。再看吉诺玛苗种的销售情况,近几年经营最好的2011年有2亿尾左右的苗种销量,算下来产值也超过2000万元。如此看来,成为一家专门供应罗非鱼亲本的企业前途不甚明朗。(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拍砖指正!谢谢!)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月初,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在广东的雷州恩平,肇庆高要分别举办了与罗非鱼养殖户的交流会议。销售经理刘志利介绍,会议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打假,公司从2007年就开始打假,也采取了多种措施预防假冒产品,但假冒产品还是随处可见,给吉诺玛品牌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也给罗非鱼养殖户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刘志利告诉笔者,在广西钦州有位合作社的老总连续两年高价买到假的吉诺玛,结果每次都损失了几十万,而在高要、惠州假冒产品更是多到正品很难打入市场,因此,近期到多地进行了宣传。“从这种现象看可以知道好多罗非鱼养殖户都不知道吉诺玛是怎么回事,认为吉诺玛就是一个品种,每个公司都可以拥有,这是公司宣传工作做的不到位,但我们也无法一个一个去给罗非鱼养殖户做工作,所以只好以交流会的模式进行宣传,目的是让大家真正了解吉诺玛。”对于公司今年的情况,刘志利表示,去年海南水灾严重影响公司苗产量,今年的气候很难讲,目前罗非鱼苗多数也还在标粗阶段,四月份放苗量才会进入高峰期,届时预计供应量会比去年增加,但高峰期依然会供不应求。“要做大不能等着老天爷给好天气。”刘志利笑言,“目前公司也在积极寻求有效的措施,希望能减轻自然因素对生产的困扰,但总的来讲气候对我们的影响不如假冒产品影响大。”今年华南地区遭遇了长时间的寒流天气,广西、广东一些越冬鱼养殖户损失惨重,对此刘志利认为,罗非鱼本身是热带鱼种,虽然不同品系会有一定区别,但过分强调如何的耐寒是不实际的,千万不能为了自身的利益去误导养殖户大力度的养殖过冬鱼。刘志利表示,“大家要宣传自己产品的优势,但也让养殖户知道它所存在的缺点,这样就可以让养殖户去注意,去采取措施。苗种并不是养殖户所得到效益的根本保障,后面的养殖管理更关键,一条苗种优势的凸显是有条件性的。”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9月以来,随着吉诺玛停产事件在本刊上曝光,这个曾经的罗非鱼苗第一品牌,前景成谜,引来业内诸多同行的猜测和议论。前不久,业内盛传海大等多家业内企业都和吉诺玛有过接触,试图接盘未果。吉诺玛内部高层确实透露过有对外合作的想法,甚至变卖“财产”也有可能。且不论事这些传言是否属实,无可厚非的是,吉诺玛在中国有一定的市场,这市场份额有多大,曾经在吉诺玛任职销售总监多年的刘志利说:“就算宝路想啃下,也很难。”据业内某资深人士分析,吉诺玛接下来的发展,有三种可能。一是向种虾市场看齐,向中国苗企兜售罗非鱼亲本。二是和指定几家大企合作,提供亲本和技术服务。三是出售中国的经营权。第一种合作方式可能性不大,国外亲虾的使用期限是一年,罗非鱼亲本则是三年,回本时间长不是长久之策,并且中国罗非鱼选育技术还算成熟,搞不好第一年卖了亲本给苗企后,苗企他们自个儿在原有的基础上搞起选育,而后再使用,品质可能比不上正牌的,但有正牌的基因,应该差不了多少。第二、第三种,看似行得通,但门槛很高。一般的苗场单体即便想接盘也没有这个资金实力。而真正符合这一条件的只有上市公司和大型饲料厂。上市公司目前不过海大、通威、国联、百洋等有相关板块的上下游业务。大型饲料厂无非就是粤海、恒兴。究竟哪家企业最有可能呢?粤海,从今年开始一改低调,董事长郑石轩频频露面,开始了粤海的第三次创业——淡水鱼料。粤海一向做事稳健、专注于饲料、其药和苗板板块已经经营多年,但一直没有得到集团的重视。这个时候来接手吉诺玛,可能性不大。恒兴,自2008年来,一直忙于上市,今年上市之路受阻,又开始筹划海外上市,吉诺玛这盘菜应该是无暇顾及。国联,加工起家,强项当然是加工。其产业链也算健全,罗非鱼板块从2008年起步,至今已有4年之久,市场口碑不错。既然自己已经快速成长起来,自然对吉诺玛的品牌无太大的需求。通威,总裁严虎曾对外公布通威短、中、长期战略规划中:近3年战略优先发展水产饲料,重点发展猪料,选择发展禽料,中期战略将全面向养殖前端转型。通威的长期战略将是打造水产安全食品供应商。而且,通威还致力于新能源板块。显然,吉诺玛的橄榄枝,通威不感冒。最后说说海大,这个最有可能接盘的企业。众所周知,董事长薛华在罗非鱼选育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据悉,海南百容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现已建成1个罗非鱼遗传选育中心、1个种苗繁育中心。公司拥有200多人的生产研发团队,具备年产优质罗非鱼苗10亿尾的能力。海大不管在硬件还是软件上投入巨大,就连罗非鱼板块业务员就有一百多号人,这仅仅是在华南区域,足以看出对罗非鱼板块重视。看似吉诺玛在中国找海大的合作机会很大,对海大来说,也要看合作方式。第二种海大可能会考虑,毕竟亲本所体现出来的优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自己做出来的。和吉诺玛合作,肯定是一条捷径。而第三种,海大应该不会考虑。自己盘子还算不错,何必花大价钱买下吉诺玛的经营权呢。据知情人士透露,变卖财产也有可能。原来,吉诺玛财产不仅仅是亲本和技术、还有他的养殖基地、加工厂、捕捞业等产业。目前,连这位知情人士也不知道吉诺玛的产业有多大,只知道这些产业均和渔业有关。显然,如果吉诺玛亲本和技术值4千万元的话,他的其他产业应该也会超过这数。也就是说,吉诺玛还是“值点钱”。该知情人士表示,变卖财产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仅卖亲本和技术这块。另一种就是整体卖。如果是第二种,明显,吉诺玛要找的企业不仅仅中国企业,应该是面向全球的。在他看来,吉诺玛变卖财产可能性更大。他透露,吉诺玛的股东结构早已发生变化,目前的大股东并非是原来的,而是小股东去年把大股东手中的股份买过来,“原来吉诺玛的股东不多,后来大股东不想干了,将手中的股份卖给第三个股东。”如今吉诺玛在中国宣布停产,吉诺玛中国区的业务员放假了,部分业务员正另寻它处或者已经找到东家了。截止到9月28日,吉诺玛中国区域负责人梁玉明没有在吉诺玛基地出现,反而向向吉诺玛总部提出辞职,并已经得到总部批准。据某饲料厂总经理透露,梁玉明也被吉诺玛突然停产弄懵了,她丝毫不知情。事后回总部三番五次地力争,希望总部对中国客户要给一个交代,或者是做好安抚工作,均被拒绝,这让梁玉明心灰意冷,燃起离去之心。据悉,梁玉明一直担任吉诺玛中国区的顾问,今年继约翰之后接管吉诺玛,不料,才短短几个月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同行对吉诺玛还是无比留恋的。在吉诺玛工作4年之久的刘志利(2013年离开吉诺玛),现任海南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销售总监)表示,如果吉诺玛在中国找合作伙伴,这是件好事,吉诺玛毕竟是好品牌,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做得很辛苦。如果换一种方式,或许也是一种造路。中国罗非鱼需要良种支撑,虽然宝路公司在这里,但是宝路公司的力量毕竟是有限。还是需要更多优良的品种支持行业的发展。“如果这品种在中国断掉,对行业来说是很大的损失。如果业内有企业能把吉诺玛的资源整合过来,对行业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刘志利说。

7-8月份,本该是第二造放苗的高峰期,但华南养虾业却提前感受到了寒流:养殖户信心不足、各地投苗率低,空塘、转养、弃养等现象四起。而导致这股寒流的一大原因就是,今年的虾养不大!从年初开始,各地就陆续有养殖户反馈称:今年的虾苗养不大,60天的虾就长到近200头。而这一问题也愈演愈烈,成为今年养殖户的另一个梦靥。

南方渔网转自水产前沿2008年第5期独家报道:

对于“虾养不大”的问题,其实前几年就有一些零星的报道,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一些案例,但彼时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EMS身上,因此对“虾养不大”的问题关注和研究都不多。直到今年上半年,“虾养不大”这个问题成为华南养虾业的普遍现象,并严重影响了养殖户的投苗信心,甚至有成为压跨养殖户的最后一根稻草,可以说“虾养不大”已经成为今年华南养虾业的最大关注热点。

吉诺玛罗非鱼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虾养不大”呢?以往的观点认为,“虾养不大”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种苗、水质、养殖管理等等都有可能,但这些观点只能解释往年的个例,今年上半年华南“虾长不大”的问题,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普遍性、大范围的问题,因此需要我们重新去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年的“虾养不大”。这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导致“虾养不大”的各个有可能的原因,为此中国水产门户网特制作专题,和广大网友一起追踪“虾养不大”的真正原因!

罗非鱼加工鱼片

种苗问题虾苗养不大,养殖户质疑最多的自然是虾苗/苗种问题。从年初开始,中国水产论坛上就有不少网友爆料称今年的虾苗养不大,而作为中国亲虾的第一品牌SIS备受质疑,不少养殖户表示今年SIS亲虾的虾苗生长速度和稳定性明显不如去年。不过头造虾的养殖结果表明,今年虾苗长不大的现象,除了SIS虾苗之外,其它亲虾品种的虾苗也都有很多“养不大”的案例,养不大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抛去其它因素,最近几年国外亲虾质量下降或不稳定已是业内共识,如果国外亲虾的选育路线偏离,最终导致目前进口的亲虾不再适应当前中国的环境条件,那么出现“虾养不大”这种水土不服的现象,也许只是这场灾难的开始。

罗非鱼加工厂

病害问题白对虾生长缓慢的问题,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黄倢研究员几年前就开始展开研究。2014黄倢在接受中国水产门户网的采访时表示,导致对虾生长缓慢的寄生虫,全名为“肠道上皮细胞微孢子虫”,这种寄生虫主要集中侵害对虾的肝脏,简称虾肝肠胞虫。感染了虾肝肠胞虫的对虾,没有出现太多明显的死亡,尽管虾子比较小,但肠、胃仍然充满着食物,肝胰腺略微萎缩,发软,但颜色比较深,所以从表面上看起来,虾并没有明显病症问题,但就是不长个,偶尔伴随有白便。

吉诺玛罗非鱼鱼苗

另有研究表明,肠道上皮细胞微孢子虫主要感染对虾的肠道表皮,进而感染肝胰腺,引起对虾肠道吸收功能下降,严重的出现肠炎和肝胰腺萎缩。今年国内也有企业采样检测肠道上皮细胞微孢子虫,共计对696例样品进行PCR检测,其中11例肠道上皮细胞微孢子虫呈阳性。这表明,在对虾生长缓慢的样品中,有一定比例的对虾是感染了肠道上皮细胞微孢子虫,但它的影响有多大,还需继续深入研究。

天气因素作为一个靠天吃饭的行业,天气对白对虾养殖的影响不言而喻。今年是厄尔尼诺年,有报道称2015年或因厄尔尼诺现象,从而引发各种极端天气。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养殖户普遍感觉今年养殖大小环境较去年更差,特别是华南地区,放苗之前久旱无雨,高温闷热,海水盐底偏高,但养殖户担心失去投苗时机,只能硬着头皮投苗;而到养殖中期,华南地区的降雨则如洪水猛兽般扑来,这种极端天气大大影响了白对虾养殖。

还有一种观点,今年的极端气候影响藻类,藻类影响水质,水质引发虾病。因为藻类总是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有的藻类对养虾有利,有的对养虾不有利,虽然我们放苗之前也对水体进行消毒,但是在露天养殖条件下凡是与气候相适应的东西只靠一两次消毒是很难改变的。

饲料原因饲料问题导致虾生长缓慢的问题,常年都有报导。特别是在几年前小饲料厂横行的时候,因为小饲料厂资金技术有限,当原料价格出现波动时,为了节约成本,常变换配方导致饲料品质下降。这种情况下,虾吃料看似正常,特别是在前一个月看不出什么差别,但是在养殖的中后期差距逐渐显现出来,这种虾一般体色偏深,色素沉积,就是我们常说的老身虾,这是营养不良导致长期不脱壳的表现。饲料系数常超过2.0,甚至有一些达到3.0的。

另一种情况则是虾饲料变质导致的生长缓慢。饲料因为工艺或保存原因导致饲料发霉变质,产生毒素。素质的积累常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体现出来,这种情况一般都伴随有虾软壳,吃料缓慢,慢性偷死的现象。

由饲料原因导致的对虾生长缓慢,常有一些共通性,如同一时期、同一区域、同一饲料品牌、同一养殖情况等。虾作为一种底层的低级动物,属杂食性,通常摄食一些浮游植物甚至一些有机物也能生长,但是在高密度的养殖环境下,饲料是最主要的营养来源,当以上的共通性高度统一时,我们就需要考虑是否是饲料问题了。

养殖环境变差作为白对虾的养殖老区,华南养虾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问题:过于追求产量和效益,而忽略了对环境的影响。白对虾的养殖密度越来越高,而且污水都是直接排入大海,导致病菌的交叉感染和内源污染。这一问题在一些围垦地区尤为突出,因养虾引起的水源水质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对虾生产。当然,其它养殖老区,也或多或少有这样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抗生素的污染问题,有研究表明,我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且浓度远高于国外。尽管导致抗生素超标的原因有很多,但不可否认的是,水产养殖一直存在着滥用抗生素的问题,而它对水产养殖的影响也是深远的,除了会导致耐药性问题之外,还会破坏水环境的微生态平衡。

池塘老化一些虾塘经过多年的生产,虾塘的“老化”进程加速,造成底部污染、易滋生细菌,但受资金等因素影响,养殖户无力对其进行翻新、改造。在经济效益的驱使下,华南养虾追求高产高效,养殖密度不断增加,造成残饵增加,生物排泄物及尸体等腐烂、分解、淤积,产生氨氮、硫化氢、亚硝酸等有害物质,不少虾池长期以来没有很好清污,造成底质污染日益加重,破坏了虾塘原有的生态平衡。池塘老化是影响对虾生产的一大因素,对虾喜清新的环境,底质受到污染而黑化后会产生有害物质,不利于虾生长,且底质不好时虾也不愿潜底;虾池池底黑化,造成底部污染,易滋生细菌,细菌大量繁殖则引起对虾疾病的发生,轻则影响生产,重则引起大量死亡,造成损失。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解决,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总结:导致“虾养不大”的原因有很多,不过往年都是个例,原因也很容易找得到,但今年华南地区“虾养不大”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普遍性、大范围的问题,而且这一问题的影响还在延续,甚至危害到了产业的继续发展。以上这些问题中,你认为哪个因素才是导致今年“虾养不大”的最主要原因呢?欢迎点击查看专题。

更多内容,请点击访问专题: